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关於我打扮成女人和双胞胎姐姐一起卖淫这件事】(7) 作者:颜心竹
【关於我打扮成女人和双胞胎姐姐一起卖淫这件事】(7) 作者:颜心竹
字数:5424


      (七)

      我没有选择,只能把那件髒兮兮的红裙子拿过来,穿上。

      「站起来看看。」店长说.

      我摇摇晃晃地尝试站起来,但是因为脖子上套着铁锁,膝盖还是弯着的,铁锁就已经拉直了,根本站不起来。

      而且尺寸非常小,比女式的S码还要小多了,完全不像是给成年人穿的,哪怕是穿在我身上也太过紧了。

      「嗯……女儿,你觉得怎么样?」店长一边说,一边把羽织眼上的蒙布扯下来。

      羽织似乎是受着药物的影像,平日清纯的眼睛显露出异常的浑浊,眼影被泪水沖刷,在眼角留下黑色的斑痕。

      「你觉得穿女装的周云可爱吗?相当可爱,对不对?还记得这件裙子吧?这就是你被爸爸破处那天穿的裙子呢。爸爸简直太喜欢它了,一直留到现在当纪
念品。」

      对於店长的疯狂言语,羽织只是唔唔地点着头.

      店长站起来,右手抓着羽织的项圈,拉着她走到我面前来,然后大手一挥,把她摔倒在我身边。

      「你们两个看起来真是太搭配了。周云,你那个淫荡的姐姐周雨,根本不适合你。我的女儿和你,这才是最好的一对搭配,你们在一起,哪个男人看见了,鸡巴都要竖起来。对了,不如这样。」

      店长拿着鞭子指着我。

      「叫我爸爸。」

      「……」

      「以后你的名字就是……对了,云织!我的第二个女儿……快叫我爸爸!」
      他用鞭子狠狠往我脚边抽了一下。羽织被吓得身子猛烈颤抖。

      「不!」

      「快叫!」

      店长一鞭子抽在我的大腿上,霎时间一条粗粗的红印子就出现了,痛得让我一时喘不上气来。我咬紧牙关,依然沉默。

      「云织……太不听话了。是你逼我的哟。」

      店长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然后说:「把那个拿过来。」

      我看见屏幕里,往姐姐嘴里撒尿的那个男人,走出屏幕,消失了一会儿。
      片刻之后他回来了,手里牵着一条锁链,而锁链的另一端,则束缚着一条通体漆黑的大狼狗……

      那喽啰手晃动了一下。手中的铁链一松。狼狗猛地沖出一截,长嘴几乎要接触到姐姐的小穴了,不停地嗅闻。姐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身体挣扎着扭动起
来。

      「姐姐!!」

      「如果你不听话,」店长说,「我就让他把狗放开. 狗鸡巴插爆你姐姐的骚逼,觉得怎么样?」

      我盯着店长的眼睛。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的目光可以像下水道阻塞喷出的污流一般令人噁心。

      「……爸……」

      「什么?」

      「爸爸!」

      「终於学会了?乖女儿,再叫一个。」

      「爸爸……」

      店长露出油腻的笑容。他的裤裆慢慢撑起来了。他走到我和羽织的面前,把裤子褪下来,露出埋在浓密卷曲阴毛里,包皮皱缩,龟头已不再光滑,仿佛充
满细小裂痕的纵欲过度的鸡巴。

      「羽织,云织,快一起来伺候爸爸。」

      他一下令,羽织就走上去,跪在他面前,捧住亲父的卵蛋开始舔起来。我并没有马上做动作,店长挥舞了一下手机,提醒我注意屏幕里的姐姐。我没有办
法,只能上前。

      当头部靠近店长下体的时候,那长时间未洗,充满精斑的骚臭味熏得我大脑嗡嗡作响,胃里一阵反酸。但是没办法,我还是只能凑上去,伸出舌头,小心
翼翼地在鸡巴表皮上舔。

      「认真点!」店长把鞭子在地上抽出响声。

      我只好闭上眼睛,更投入地舔弄鸡巴。我还能怎么办呢?姐姐在他手里,随时有可能被狼狗强暴的危险,而我现在脖子上束缚着铁链,没有任何反击手段。店长毕竟不是穷凶极恶的黑社会,他应该只是想拿我们满足他的性欲,不会肉体
上过於伤害姐姐和我,只要让他平静下来,或者因为爽到了而露出破绽,那我应
该有机会……

      啊,好臭,味道好沖……阴毛又粗又硬,紮得我的脸很痛。是和我一起舔鸡巴的羽织的气味,让我在这一刻觉得不那么难受。虽然她脸上有不久前被射过
精的痕迹,但她唇齿间的甜美香气,如果不是被店长鸡巴的臭气污染,肯定会令
我迷醉。

      我不由得偷偷看她,她双眼中没有任何活力的气息。这真的是那个清纯,总是仿佛花瓣一样轻轻拂过我身边的吴羽织吗?店长到底是怎么把她变成这样的?
      羽织似乎也感觉到我在观察她,我们的舌头渐渐贴着店长的鸡巴,在中间接触,交缠起来。我们大口把鸡巴的一半含进嘴里,从而使得我们两人的嘴唇可
以贴在一起。与其说是我们一起服务店长,不如是我们在绕过鸡巴舌吻。我们两
人的大量口水,都在不得不润滑过店长的龟头之后,沿着肉棒留下来,融合在一
起。

      「不要老挤在那里,你吃这边,反正这么粗的鸡巴够你吃的!」店长觉得不对劲,猛地揪住羽织的头发,把她往旁边拉,然后狠狠把整个鸡巴插进女儿嘴
里,毫不留情地抽插起来,同时把我的脑袋往他的卵蛋上面按。

      「啊啊,女儿,两个女儿在吃我的鸡巴……好吃吗?爸爸的鸡巴就是喂给你们吃的,精液就是喂给你们喝的……」

      过了一会儿,店长低吼一声,把大量精液射进羽织的嘴里. 羽织的鼻孔,嘴边都喷出白浆,滴落在他的奶子和大腿上。他又迅速把鸡巴拔出来,塞进我嘴
里,然后捏着鸡巴根部使劲挤了几下,把剩余的都滴落到我的喉咙里面。我把他
鸡巴吐出来,不由得咳嗽了好几下。

      店长捏着我的脸,左右摆弄看了一下,仿佛要欣赏我吃下他精液的姿态,然后使劲一挥手,把我弄倒在地。

      「接下来该给你开苞了,女儿,」店长说,「羽织,先给我润滑一下云织的小穴……

      要带感情,要性感,让爸爸能看硬喔。」

      羽织发出「恩啊恩啊」的声音,然后像小兽一样爬到我胯间,双手按住我的大腿分开,然后立刻把整张小脸都贴在我肛门附近,伸出舌头搅动我的菊眼。
於此同时,还用右手套弄我的肉棒。

      我虽然我心里带着对店长的极度厌恶,只想着从这个地方快点逃离,但羽织的挑逗还是让我产生了奇妙的快感。她的小脸完全贴着我,额头顶着我的睾丸,小舌头像寻宝一样使劲往我的肛门里钻……一阵阵快感从菊眼处往全身输送,我
的肉棒也变得坚硬无比……

      「啊,啊……」我呻吟起来。

      「很好,很好,就是要这样嘛,我的两个亲女儿感情真好。」店长一边揉着自己的鸡巴一边说.

      在这一刻我几乎有点厌恶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想真地在店长面前展现出快感,但是身体不听话。

      「好了,差不多了!」

      店长一把推开羽织,压在我身上,把我的大腿分开. 被他充满汗臭,又臃肿又多毛的身体压住,感觉到他浑浊的呼吸,而他下体迅速朝我屁股逼过来的热
气,我突然清醒过来,使劲用手推他。

      「不要!别压着我!」

      「你这样有什么用,嗯?看你瘦成这样,一点儿力气都没有,还想和我斗?」
      他说得没错. 我觉得自己已经很使力了,但是他的身体纹丝不动。他的左手伸到自己的胯间,握住了肉棒,要探索前往我菊穴的通道。

      「讨厌!你走……滚开……我不要……」

      「还敢反抗?我只要说一声,那条狼狗就会骑到你姐姐身上,这样也无所谓吗?嗯?」

      那可恶的屏幕里,店长的喽啰故意一次又一次松开铁链又收回来,狼狗猛烈地扑上去,又不情愿地被拉住,已经在姐姐的大腿上留下了血痕。

      我不知该如何反抗。

      完全找不到反抗的办法。

      就要被强暴了。

      我感觉到店长滑溜溜的肉棒在捅我下面……我的菊眼已经被羽织舔得很湿了,但毕竟还没有被操过,不那么容易进来。龟头捅在菊眼上,被我依然闭锁的
括约肌弹出去,整根肉棒又因为太湿滑而滑到大腿根部侧面,店长的阴毛紮着我
的阴囊。我不由得脑子里浮现出和姐姐一起打扮得无比光鲜,在只能流口水的男
人面前搔首弄姿的样子,但现在我却被最讨厌的,把我暗恋的清纯女子变成性奴
的男人,强暴着……

      「我的新女儿,新女儿云织,让爸爸给你开苞,以后你就是爸爸的女人了…

      …」

      店长贪婪地吸吮着我的乳头,勒得我吐不过气来,屁股还在蠕动尝试着,我大脑一片空白,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插进来没有。目前还没有特别的痛楚,但我
似乎感觉到他的龟头往前探入了一些,至少比刚才羽织的舌头舔得要深,我很快
就要被这个男人随意摆佈了吗……我的菊穴里会不会像姐姐的阴道一样,被灌满
精液呢……但这时候,那屏幕上的内容突然出现了变化。

      我脑袋一清醒,仿佛被冷水泼了一下,竟然猛地把上半身抬起来,弹开了店长的身体.

      「干嘛?」看见我的反应,店长的肉棒暂时离开了我的身体,他回头一看。
      屏幕里,他的喽啰倒在了地上。另外一个人,狠狠地踢他的肚子。

      不知是谁,接过铁链,把狼狗牵出了画面之外。

      又有两三个人沖进来,开始解开束缚着我姐姐的绳子,要把她从钢管上解救下来。

      其中一个人抬起头,我认出他了。

      是把我和姐姐发掘成写真明星,sexystar的摄影师许傑!

      「这……这是……?」店长的语气困惑极了。

      姐姐被解救,给刚才已经几乎要接受摆佈的我,身体迸发出新的力量。店长为了用双手玩弄我的身体,刚才把鞭子扔到了旁边。我立刻用脚掌踩住鞭子勾
过来,抓在手里.

      店长发觉到不对,立刻转过身,疯狂地吼叫着把大手朝我的脸挥来,仿佛要一拳打碎我的脑袋。我出於本能,双手全力一抬,绷成直线的鞭子拦在他的臂
弯,阻止了他拳头的来势。我再鼓一把劲,以最快的速度把鞭子绕在他的脖子上,拉紧.

      这一下虽然勒住了他的脖子,但是却让他的拳头得以活动。他一拳打得我头昏眼花,但我双手坚持拉紧鞭子的两端。我知道,这是我唯一取胜的办法。

      店长又挥舞了几拳,有一拳打在我鼻子上,鲜血很快流进了我的嘴里. 他必然是低估了我勒他的力气,当他意识到最好的反击办法是掰开我的双手,而不
是打我的脸的时候,他已经被勒得眼球突出,满面紫红.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店长喉咙里发出气管被石头卡住一般断断续续的声音,而他的拳头也失准了。

      店长身体垮下来之后,我依然没有松懈,仿佛要把他的脑袋勒下来似的。当我看到羽织非常惊恐地看着我的时候,才松开了手。店长嘴里冒出血泡,弄髒
了我的肩膀。

      「羽织……没,没事,他还活着……」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 我的确不想杀人,更不想在羽织面前杀死他的父亲. 监控屏幕里,姐姐已经被解救下来了,救她的人给她披上毛毯。我现在只想快点再见到我的姐姐……

      可是,脖子上还挂着项圈和铁链。

      「钥匙,」我自言自语,「我要找钥匙……羽织,你知道钥匙在哪里吗?」
      她茫然地摇头,简直弄不明白她是在回答「不知道」,还是纯粹没有听懂我的问题.

      店长刚才要强奸我的时候,把裤子退到脚边,挂在脚踝上。我连忙去扒他的裤子,翻弄裤子口袋,但什么都没有。

      「在哪里呢,在哪里……」我焦急得不行了。

      店长看起来只是晕过去了,如果他醒过来,我可没有自信能再对付他。
      而这时候,我突然听到很轻,很轻的脚步声。

      转过头去看。

      一个女人,披着一件薄纱睡衣,光着脚丫子,走了进来。

      是小倩,我曾经的同事。

      我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她和另一个同事阿明,误吃了本来为我准备的春药,而在员工厕所里疯狂地操干。此刻的她,眼神像羽织一样,毫无生气。

      她看着我们。我看着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主……主人?」她目光对着店长的躯体说. 「主人怎么了……?」
      「他……他被……我是……」我心跳得很快,语无伦次。

      小倩的下身什么都没有。

      我看见有什么东西,慢慢从她的小穴里滑出来。

      起初是仿佛只是鹌鹑蛋般大小的椭圆状物体,但是却随着湿润的声音,露出得越多,体积就越大。最后,一根硕大,佈满浮点,水淋淋的按摩棒,从她的
小穴里被挤出,掉落在地面上。

      「主人在睡觉吗……可是……鸡巴,我要鸡巴……」小倩双手分开自己的阴唇,仿佛是愿意接待一切能探进去的东西。

      「鸡巴……我要……给我……啊!」

      她看见了我的胯间,突然沖过来,抓住我的肉棒就往她的小穴里送。已经彻底湿润的穴肉,使得我的肉棒刺溜一下就滑进去了。她压在我的胯部上,屁股
疯狂地上下起伏,奶子剧烈晃动。

      「啊……!有鸡巴在里面,操我,好好喔,啊啊……操死我这个小骚逼吧,我要精子,操我……啊啊嗯嗯~~」

      看来她也被下了强烈的春药,比我辞职那天看到的景象严重得多。

      我无暇顾及快感,但身子却被压得无法动弹。

      「羽织!羽、羽织!帮帮我!那边的衣服!」

      我指着放在屏幕旁边的一件外套,应该是店长留在那里的。

      这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羽织,快帮帮我……把它……把它给我……」

      现在的羽织能听懂我的话吗?我疯狂地打着手势,简直就像要教育一只完全不听话的小野兽. 她看看我指的方向,又看看我。店长的手指动弹了一下,似乎是快醒来了,我更激动地喊叫着,打着手势。与此同时,我的龟头还在小倩穴
里快速摩擦着,而且热得非常厉害,我害怕那里面有春药的残余,要是把我也染
上了,那我可能也会失去逃跑的意愿……太倒楣了,一天之内先后被男人和女人
强奸,我一定要逃出去,我要见姐姐……

      终於,羽织把店长的衣服拿过来,扔到我身上。我在胸前口袋里抓到一串钥匙,立刻拿过来尝试打开我脖子项圈的锁孔,手颤抖得无法自持。

      第一把钥匙,根本捅不进去。

      慌张得快要握不住。

      第二把,扭动了一下,没有反应。

      再用力。

      咯哒一声。

      钥匙断了。

      一整串钥匙掉到地上,我连忙去摸索。

      终於捡起来,再试。

      咯哒一声。

      开了!打开了!我甩掉项圈,握住钥匙,使劲推开骑在自己身上的小倩。
      「羽织!我马上叫人来帮我们!等我!」我对她这么说着,朝门外跑去。
      我不想扔下她,但是按照她的精神状态,我们两个一起跑,一定会互相拖累。至少,羽织虽然是亲父的性奴,但是没有真正的危险,店长一定不会放过差
点杀死他的我……

      一打开门跑到外面,强烈的阳光刺激得我睁不开眼睛。太好了,是户外!我回头一看,发现那是一个陌生的仓库,而我的前方散乱堆着很多建筑材料,视
线远方也没有高楼大厦,没有车流的声音,看起来是一个在荒郊野外的厂房。

      我在建筑材料堆之间艰难地穿梭,浑身的疼痛似乎都涌上来了。没多久,我看见前方有个人影。太好了!

      「喂!」我朝他跑过去。「救命!救——」

      那人一转身,突然一拳打在我的肚子上。

      我立刻跪了下来,嘴边泛起酸水。

      他弯下腰,抓住我的头发。

      「你……」

      我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

      「阿明……?」

      「怎么逃出来了?店长呢!?」

      「难道你……你也……」

      「不能放你走!」

      他狠狠打了我一拳,我脸朝下摔倒在地。他把膝盖顶在我的背上,不让我起来。

      「要是让你跑掉,店长就再也不会让我碰羽织了……对不起!阿云!」
      我脑袋里一片混乱.

      视线贴着地平面的我,看见店长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