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来自深渊】(04)【作者:2804414863】
【来自深渊】(04)【作者:2804414863】
字数: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猎犬萝莉

  我是一个身上长满了触手的家伙,是的,那些食物是这么说我的。

  他们问我从哪里来,我说是我父母生的但我从来都不了解我的父母,甚至我连我父母是一个、两个,还是几十、几百个都不知道,毕竟我们身上既有雄性器官也有雌性的。

  我父亲刚为我母亲完成受精后就被她吃掉了,而我母亲,在我出生的时候被我吃掉了。

  那个时候,是我能记住的第一件事。从我母亲体内蠕动出一条路来,她那充满野性和诱惑的味道至今还留在我的触手和口腔里。

  我想她,不仅是从食欲上,还有性欲上。

      ——————————————————————

  苏安艰难的睁开眼睛,眼前是一对丰盈的乳房,熟悉的形状让苏安一下子就认出来是熟妇李叶妃的巨乳。

  「噗呲,噗呲」的声音从苏安下体传来,苏安转头看了看,给自己口交的是王君婼. 少女的肉棒随着身体的起伏震动着,肉棒磨蹭着床单,不一会,龟头就流出淫水,打湿了床单,苏安轻轻拍打李叶妃的脸蛋,美妇哼了几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肉穴里又流出一些白浊。

  「啊,安安」美妇笑着说,把自己身体又靠近了着,巨乳就摆在苏安嘴旁。
  苏安握住一只,张嘴开始吮吸,美妇骄吟一声,乳头就开始流出奶汁,巨量的乳汁顺着乳房流了美妇一身。

  「噗……噗……」苏安使劲按住胯下少女的头,肉棒插进少女喉咙里一阵阵颤抖,少女一边吞咽着精液,一边伸手撸动着自己的肉棒。

  少女咕嘟的咽下嘴里的精液,伸出香舌舔干净肉棒,舌尖插进龟冠和马眼中舔食。

  苏安坐起来,把少女放到她母亲怀里,美妇笑着抱起女儿并伸手撸动女儿坚挺的肉棒。

  少女掰开肉棒下面的小穴,羞涩的脸上带着红晕,苏安跪在少女两腿之间,握住肉棒准备插入。

  看到美妇兴奋的样子,苏安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苏安伸手压向美妇的脑袋,美妇低下头,苏安又握住少女的巨大肉棒捅向美妇的樱唇。

  「唔……」美妇嘴里发出模糊不清声音,含住了女儿的龟头。

  「啊啊……」少女挺起胯部,把肉棒又向母亲嘴里捅了捅。

  苏安见美妇牢牢含住了女儿的龟头,就挺起肉棒插进少女肉棒下面的湿润小穴里。

  苏安已经插过几个女性的蜜穴了,但只有少女的小穴最适合他,无论深度还是柔软都十分适合苏安的肉棒。

  毕竟少女的第二次出生还是凭借苏安的精液,这样算来,他还是少女的父亲呢。

  苏安的肉棒不断的在少女的嫩穴中抽插着,少女也强撑着身体,肉棒不断颤抖,一波波的精液射进母亲的嘴里。

  美妇的嘴早就鼓的大大的,不断吞咽着女儿的精液,多余的精液从美妇嘴角流出,顺着肉棒流到少女身上。

  快感冲击着少女的神经,身体的肌肉有些发软,少女咬牙承受着苏安的抽插。
  美妇终于松开嘴唇,不断的精液从肉棒里射出,「啊……」少女和美妇惊叫着闭上眼睛,粘稠的白浊立刻挂满了母女二人的脸蛋。

  苏安还没有抽出肉棒,美妇抱住女儿躺在床上,少女挺立的肉棒持续颤抖,精液一次次的射到母女的肉体上。

  苏安兴奋的握住少女的肉棒,向手枪一样,龟头指向哪里,精液就射到哪里,不多时,母女就像刚泡过精液浴一样。

  「额…」苏安向前一挺身,颤抖的肉棒就往少女的嫩穴里射出精液,苏安一按少女的肉棒,肉棒就贴在少女小腹上。

  随着少女的叫声,热乎乎的精液刺激着少女的嫩穴,少女也迎来了肉棒最大的喷射。

  巨量的精液从少女肉棒里喷出,从少女小腹一直到胸部,满满的都是粘稠的精液。

  苏安从少女嫩穴里抽出肉棒,少女只是无力的躺在母亲怀里呻吟,美妇则爱怜的舔着少女脸上的精液。

  「安安,刚起来就玩的那么爽。」一阵香风传来,苏安感觉脑袋后面出现了两团软肉。

  「妈…」苏安转过头,陈嫒嫒低下头吻住儿子,苏安把舌头伸进母亲的口腔,搅动着母亲的香舌。

  良久,唇分,陈嫒嫒舔了舔嘴边的口水,「今天有计划吗,安安?」

  苏安想到这几天和母亲没日没夜的交合,无奈的说「我该去看看你说的那个猎犬了?」

  「哦,那个啊,真是让人失望。」陈嫒嫒伸手撸动着儿子的肉棒,想让儿子再次硬起来。

  「好了,已经够晚了,不要闹了?」苏安推开母亲,看了看时间,已经睡了一个白天了。

  陈嫒嫒像个小女孩一样撅起嘴,苏安无视母亲不满的样子,穿上衣服准备出门。

  「早点回来,我还等着安安给妈妈受精呢。」陈嫒嫒亲了儿子一下,把苏安退出门。

  苏安苦笑了一下,她还没忘记生孩子这件事啊。

  苏安转头下楼,感应着『猎犬』的位置。道路上阴森森的,很少有一两个人路过。

  苏安慢慢接近目的地,转过一个拐角,昏黄的路灯下站着两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手里各自提着一个大箱子在吸烟。

  诡异的老土服饰让苏安提起警惕,这样的通常不是什么好人。

  苏安躲在拐角另一端,改变过的身体让他有了强大的听力,二人的谈话他听的清清楚楚。

  「楚哥,这次的目标是人还是物啊?」

  「怎么,你还这么简单的分类?组织怎么教你的。」

  「不是,哥,用惯了不是。」

  「好了,这次是个强大的活物,吸完这根就走了。」

  两个黑衣人踩灭烟头,一前一后的离开。

  苏安跟着二人走了一段,发现这两人目标很明确,正一点点向苏安的『猎犬』靠近。

  苏安提高警惕,小心翼翼的跟随着,随着距离目标越来越近,二人也越来越谨慎。

  「楚哥,看这个。」

  二人站在一面墙面前,被叫楚哥的那个人抚摸着墙壁。

  「目标有着锋利的爪子,能轻易切开混凝土,并且……」

  楚哥抬头看了看墙壁旁边的招牌:××小区。

  「目标具有不弱的伪装能力,而且隐藏于人群中,贸然接触可能造成较大骚乱。」

  楚哥皱着眉头想着对策,这时候,旁边的人拿出来一个机器响起来,熟练的点开后脸色立刻凝重起来。

  「楚哥,小王的信号没了!」楚哥一怔,猛然转身急促向一方向走去,另一个人提起箱子小跑几步跟在后面。

  「楚哥,小王可是有黑剪刀的啊…」

  「我知道,这次目标不好对付,『怪异物品』都杀不死它。」

  「楚哥,要不咱们求助…」

  「没时间了,它估计受到惊吓了,现在的它很危险。这附近都是居民楼,不赶快解决会造成很大影响。」

  两个黑衣人快步走进小区。门口的保安大爷看到衣着诡异的二人立刻警惕了起来。

  「诶!那两个,干啥呢。」

  楚哥掏出一个玻璃珠子,用手磨蹭了几下,珠子就发出氤氲的白光。

  保安大爷眼里也闪过白光,眼神立刻呆板起来,身体也僵在空中。

  门口的摄像头面前也覆盖上一层薄薄的白膜,无死角的隐藏了二人的痕迹。
  看到黑衣人诡异的手法,在拐角处偷摸观察的苏安心里也警觉起来,这二人手法熟练,一定是经验丰富的老手了。

  看到二人走进居民区,苏安也悄悄爬进院墙,刚才二人所说的目标引起了苏安的兴趣,他准备爬到楼顶看看地形。

  苏安手臂一阵扭曲,柔软的胶体韧性十分好,苏安一点点爬了上去。

  「队长,目标已进入。」嘈杂的对讲机声音传入苏安的耳朵。

  苏安心里一惊,立刻趴在窗户护栏上静静听着。

  「好了,虽然这次行动总共三个人,但都是局里的精英,我不希望这两人再次逃脱我们的围剿。」

  「队长你就放心吧,那个组织一直不想暴露在国家视野内,却不知道我们局早关注这些利用『怪异』的老鼠了。」

  脚步声渐渐远去,等过了一会,苏安才长舒一口气,悄悄爬上楼顶。

  感知到周围安全后,苏安匍匐到楼边,露出一个脑袋,仔细打量小区中央的花园,苏安能感知到,自己的『猎犬』也在其中。

  苏安一直怀疑,黑衣人的目标就是自己寻找的『猎犬』。

  两个黑衣走到花园中央,为首的楚哥左右看了看,蹲在地上,打开手里提的银色箱子。

  箱子打开,有一面是绿色的类似雷达的屏幕,另一面伸出几个天线之类的东西。

  伸出来的『天线』在空中自动弯曲,扭动着身躯,像蛇一样钻入地下。
  苏安仔细感受『天线』的动向,在精神触感里深入地下的天线开始分裂,如同树根一样蜿蜒。

  深入一米后的分叉就不再深入,反而开始向四周扩散,不一会,分支就铺满了小区。

  箱子屏幕上开始闪烁一个亮点,一闪一闪的。

  看到亮点,楚哥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刚想按下一个红色按钮,子弹破空声突然响起。

  楚哥脸色一变,立刻向旁边滚了一滚。

  子弹打到地上,坚硬的石头被打出一个深洞。

  没等楚哥喘口气,以弹洞为中心突然出现一波蓝色的电弧。

  跳跃的电弧形成直径大约一米的圆形区域,楚哥刚好触碰到电弧,瞬间就躺到了地上。

  「楚哥!」另一个黑衣人大吃一惊,刚想去扶起楚哥,另一发子弹射过来,目标直指黑衣人的头颅。

  子弹射进黑衣人的身体,迸溅出来的血像磁石一样被子弹吸收。

  鲜血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似的汹涌的向子弹处聚集,随着鲜血的增多,子弹渐渐浮现血迹并慢慢加深。

  被射中的黑衣人体形快速消瘦,最后就像尘封千年的干尸一样枯朽不堪。
  鲜红的子弹在干尸躯体里颤抖,频率越来越快,一定频率后终于炸裂开来。
  干尸躯体噗的胀起来,然后『嘭』的一声。

  不同于气球胀裂,尸体是裂成一段段的风干肉,褶皱的皮肤被扯拉的变形,肌肉一次次翻折。

  几块肉块掉落在楚哥周围,身体抽搐的楚哥眼里一阵可惜,更多的却是警惕。
  几声树枝晃荡的声音,几个人从书上跳下来,踏踏的走向楚哥。

  「原来在树上,怪不得……」楚哥眼里闪过一道精光,之后眼神瞬间变的涣散。

  面相普通的队长走到安全的位置,静静看着躺在地上的楚哥,他身边的年青队员则忍不住了。

  「哈哈,楚天行,看看你的同伙,上次你们都被吸成干尸了还能活,这次呢。」
  「三号!」队长皱皱眉,呵斥了一声。

  三号悻悻的退下,队长冷冷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楚天行。

  楚天行手指悄悄向地下一按,土地瞬间震动起来,地底下的天线狂乱的窜起来。

  「怎么了?」三人警惕起来,刚想跳起来,几个天线冲破泥土伸出来。
  天线纷纷捆住三人,另外两人立刻被扯成碎肉,只留下队长。

  楚天行从地上爬起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

  「这次可是我了!」楚天行对队长笑笑,诡异的笑容让队长发寒。

  「你的组织已经在国家名单里了。」队长沉声道,声音沉稳,不急不躁。
  「那对我又如何,」楚天行瞄了队长相一眼。「我刚才就死了,现在我可是你啊,啧啧。」

  楚天行右手手指开始泛红,扭曲成带着血丝的爪子,指甲也长的又长又弯。
  「这种怪异!」队长瞪大了眼睛,楚天行的右手指甲缓缓插入队长的脑袋。
  队长刚想惨叫,一只天线就立刻勒住队长的脖子。

  「额,咳……咳……」队长憋的满脸通红,发出憋屈的咳嗽。

  指甲完全插入队长的脑袋,头骨在锋利的指甲面前就像豆腐一样。

  楚天行不紧不慢的转动着手腕,鲜血呲呲的喷出来。

  手腕一转,队长白色的大脑被指甲轻巧的夹出来。

  看着血淋淋的脑子,楚天行满意的张开嘴,一口口吃了下去。

  「嗯,跟豆腐一样…」楚天行咂了咂嘴,一口把剩下的咽了下去。

  楚天行舒爽的眯起眼睛,身体噼里啪啦的震动,骨骼异位,皮肤转换。
  短短几分钟,楚天性就变成了刚刚被他破开脑袋的队长。

  「呼,这人记忆还真复杂……」楚天行闭着眼感受了一下队长的记忆,各种繁杂的信息让他脑袋有些疼痛。

  楚天行挥挥手,那些天线就扯拉着队长的尸体沉入地下。

  「呲」一个尖端带着锋利角质的天线狠狠的刺入楚天行的后心。

  天线身躯颤抖着像花一样裂开,顺着主体一片片花瓣似的嘴巴张开。

  尖端的嘴巴迅速旋转,嘴里的利齿把楚天行的胸口搅成碎肉。

  楚天行颤抖的看着插出胸口的天线,眼神里一片迷茫。

  楚天行身后面隆起一个土堆,一个身上长满骨刺的犬型怪物探出来。

  怪物的尾巴伪装成天线,插入楚天行的胸膛,尾尖的花瓣嘴吞咽着心脏处的血肉。

  怪物缓缓抽回尾巴,鲜血和肉块掉落在地上,没人控制的天线闻到血味,疯狂的撕扯着几人的尸体。

  没多会,地上的血肉就干干净净,天线也隐藏到地下不出来。

  怪物转头看了看周围,迅速的爬到楼旁,用爪子扒着楼房竖直爬了上去。
  苏安看着楼下惨烈战斗的结束,心里长舒了口气。

  怪物几下跳到苏安旁边,依偎着身体供着脑袋撒娇。

  苏安摸了摸猎犬的头,打量起自己猎犬的样子。

  体型倒是大型犬的样子,但身上没有皮肤,红色的肌腱和白色的脂肪交错满身。

  脑袋顶上顶着两个尖锐的角,锋利的牙齿交错,舌头伸出来,舌尖上有一个大大的眼睛。

  苏安坐到地上休息,缓和着自己的呼吸,这里说不定就会有另外的人过来,自己要赶快离开。

  猎犬走到苏安面前,舔了舔苏安的脸蛋。

  苏安抓了抓猎犬的下巴,大狗舒服的哼了几声。

  苏安刚想起身,大狗叫了一声,身体怪异的扭曲着,肚子高高隆起。

  大狗哀嚎了几声,倒在地上没了生息。

  苏安静静的看着大狗的肚子,在他的感知里猎犬的意识并没有消散。

  隆起的肚子从中间裂开,一支玉手随着喷出的血肉从裂缝中伸了出来。
  小手扒开肚子,一个瓷娃娃般的小女孩从肚子里出来。

  小女孩身上的血液顺着皮肤流下去,白玉的皮肤上没有留下一丝血迹。
  不一会,小女孩身上就没有了血迹。女孩光着白瓷般的身子看着苏安。
  「啊,唔」女孩撅噘嘴,发出咕嘟的声音。

  苏安好奇的看着面前的小萝莉,这的确就是刚才的大狗。

  小萝莉身边的狗尸不一会就衰退成了黑色的碳迹,一阵风就能吹的无影无踪。
  「呜,呜」小萝莉扑到苏安怀里,扭了扭身子,舒服的迷上眼睛。

  苏安抱住萝莉的小屁股,水嫩的皮肤和弹性一下子就征服了苏安。

  凉凉的触感让苏安不禁揉了几下,「唔……」怀里的小萝莉呻吟一声,脸在苏安衣服上蹭着。

  苏安一瞄就看见了萝莉的小胸脯,白皙的小山坡上粉红的乳头晶莹剔透。
  弯下身子,苏安一口含住了小萝莉的乳头,蠕动着舌头舔起来。

  小萝莉抱着苏安的脑袋,小嘴里发出诱人的呻吟。

  嫩嫩的屁股坐在苏安胯上,两支小白腿夹住苏安的腰,挺着胸部磨蹭着。
  「啊,呜……呜……」小萝莉好像并不能说话,只是张着嘴叫着。

  苏安解开裤带,掏出早就坚硬的肉棒,在小萝莉的蜜穴上摩擦着。

  小萝莉翘起屁股,扭动着下半身寻找着肉棒插入。

  一段渴望交配的信息传到苏安的脑袋里。

  小萝莉渴望获得苏安的精液来使自己获得更高的进化,她身上散发的雌性信息素让苏安更加兴奋起来。

  苏安托住萝莉的翘臀,小萝莉兴奋的握住肉棒,把龟头对准自己的小穴。
  湿润的阴道顺利的吞进了肉棒,下体强烈的痛楚让小萝莉忍不住皱起眉头。
  苏安没有再耸动,而是抚慰起萝莉的其他部位。

  小萝莉嘟嘟囔囔的抚摸着苏安的身子,艰难的扭着身子。

  过了会,小萝莉自动的震动起小屁股来,苏安也放开了身子,让小萝莉自己掌握节奏。

  「嗯………哼………」小萝莉呻吟着,白皙的皮肤下浮现一层粉嫩的颜色。
  苏安拍打着小萝莉的身子,留下一个个红色手印,小萝莉看起来很兴奋,无论是性爱的快感还是进化的激动都使她尽力的侍奉着主人。

  随着交合的进行,小萝莉的尾骨慢慢变长,之后刺破屁股上的皮肤伸了出来。
  尾骨上沾染着血迹,一节节的骨头结合成一个长长的尾鞭。

  小萝莉的尾骨周围渐渐变成花瓣的利嘴,嘴中吐出鲜血淋漓的骨鞭。

  从尾巴的花瓣嘴开始,苏安每一次抽插,小萝莉背后就裂开一点。

  到了最后,从尾巴一直到小萝莉的脖子都成为了裂开的大嘴。

  嘴里不断流出鲜血和碎肉,看的血腥一片。

  小萝莉却越来越兴奋,进化已经要完成了。原来她是没有花瓣嘴这样的高级器官的,现在整个后背都是。

  这都是与主人交配的功劳啊,小萝莉更加剧烈的在苏安身上动起来。

  小萝莉背上的嘴张开,吐出一条巨大的舌头,舌头又从尖端开始分裂,一张舌尖上的嘴又形成了。

  大嘴图出舌头,舌头又形成花瓣嘴继续形成舌头,层层剥开,一层层的血肉与利齿形成了奇异的花朵,花朵的根部就是小萝莉的后背。

  「唔………」小萝莉紧紧抱住苏安,不敢让一点精液从小穴里流出去,这对于小萝莉来说都是进化的最好的原料与模板。

  「呼……呼……」小萝莉喘着粗气,后背上全是从大嘴里流出的鲜血。
  小萝莉背后的花朵一样的器官在空中摇曳了几下,好像感受到精液的气息,一下子收了回去,只留下瘫在苏安身上疲惫又高兴的小萝莉。

       ————————————————————

  「目标已全部消失。」几个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站在小区中央,环视着刚刚发生争斗的地方。

  「我方与『鹰鸠』小队全部阵亡。」领头的男人冷静的说着什么。

  「……知道了,回来吧……」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传来,通知了几个黑衣人。
  黑衣人们领命,领头的合上手里的贝壳,刚想抬腿,地面就一阵震动。
  「防御阵型!集合!!」领头的人大喊着,几人迅速集合在一起,谨慎的看着前面一个个隆起的土堆。

  一个个天线般的触手从地里伸了出来,团团把几人围住,中间触手嘴密集的地方,挂着一个胸膛被破开的尸体。

  尸体的眼珠动了动,散发着蓝色幽光的眼眸冷冷的看向了几人,那是看食物的眼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