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美丽奇迹】(24)作者:剑走偏锋1219
【美丽奇迹】(24)作者:剑走偏锋1219
字数:45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4陷阱

   「稍微侧一下脸。」胡蔚捏着齐霁的下巴,仔细的端详着他眼角的血痕。
   狼狈透了。齐霁想。

   一切都发生的猝不及防。怎么会闹成这个模样呢?

   最后的最后,大家连不欢而散都算不上。胡蔚拉走了齐霁,易可风半句话不 说,嘴角也挂了彩。

   「别动啊,可能有点儿疼。」胡蔚说着,捏着棉签的手就按下去了。

   齐霁倒抽一口凉气,那双氧水非一般刺激。

   「别皱眉,别闭眼。」胡蔚拿着棉签涂抹着,手抚摸着齐霁的脸颊,试图让 他放松下来。

   齐霁睁着眼看着胡蔚,眼角是模糊的棉签阴影。

   他现在只有一个疑问:为什么?

   他是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了,可动手过后,他总得知道个为什么。

   胡蔚扔了棉签,盖上药箱,踱步进了卫生间。

   投毛巾的时候,看着不断从龙头里流出的水,胡蔚觉得时间似乎是在以慢动 作存在於他的周围。龙头里的水柱不是水柱,而是一滴一滴的水珠,它们以个体 存在,最后,融合为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

   你最好离齐霁远点儿。

   为什么?

   你说为什么,你这么一个人,招惹齐霁干嘛?耍腻了想换换口味?你还是找 别人吧!

   呵。对了,你那个妖怪弟弟怎么样了?

   然后就是那一拳。

   这不是胡蔚第一次挨易可风的拳头了。这也不是胡蔚第一次因为冒犯易水寒 挨易可风的拳头。由此可见,胡蔚是故意。如果说上次的那一拳,胡蔚成功的害 易可风离开那个圈子,实属意外;那么这次这一拳,胡蔚成功的让他离开齐霁, 就是蓄意的。

   你怎么那么坏呢?

   胡蔚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你怎么那么坏呢?

   你的良心,何在?

   可胡蔚却无法不原谅自己。即便他清楚,任何一次对自己的原谅,都会导致 下一次更大的错误。

   回想往事,胡蔚觉得自己一点儿不占理。20出头,正是胡蔚风头最劲的时 刻,目中无人、不可一世。那天究竟是为哪个品牌拍什么?胡蔚冥思苦想不得其 果。可他仍旧记得那个化妆师──易水寒的模样。那是个拄着拐杖,左脸边头发 明显长於右脸边的男人。若他低头细緻的给你上妆,你就能看见他左边脸颊上那 些明显的伤痕。他话很少,几乎无话,就是默默的做自己的工作。按说,他不是 一个会跟人起争执的类型。奈何……

  胡蔚现在也不明白当时的自己究竟受不了这个男人什么。也许是他脸上那些 丑陋的疤痕,也许是他站一会儿就不得不坐下的笨拙姿态,也许是他身上香水的 味道,也许是……

  呵,也许只是那天自己心情不好,也许只是那天拍摄后还有应酬而易水寒弄 得那么细緻,也许……

  现在想来,肯定、一定,是自己无理取闹。

   总之,胡蔚烦了,胡蔚烦了就伸手推了易水寒一下。易水寒本就个子不高身 体不壮,再加上走路都需要拐杖,还得加上那张高脚椅重心不稳……他就是那么 推开他,可结果,他就让他摔得很重。

   摄影师易可风走过来的时候,胡蔚还没觉察出异常,不仅没有道歉的意思, 还语露嘲讽。所以,那一拳挨的结结实实。片场是一下炸锅的。胡蔚的脸挂了彩。
   这一场拍摄就这么黄了,看着易可风扶着易水寒离开的身影,胡蔚并没有半 点负罪感。他只是不明白,那个平时温和的摄影师怎么就能不过脑子自己砸自己 的饭碗。缘由,还是旁人告诉胡蔚的──被他粗鲁对待的是易可风的弟弟。
   后来,胡蔚再没见过易可风,倒是偶尔能见到易水寒。

   再后来,离开那个圈子,就谁也再没见过了。

   后来的后来,就到了今天。他还记得他,他也还记得他。但胡蔚清楚,并不 是那几年大家共事的缘故,而是,当年的那场争端谁都没有忘记。易可风什么态 度胡蔚不知晓,大约是还在记恨。而自己,是因为仍有愧疚吧?

   可愧疚有什么用?这次他是明摆着又摆了易可风一道。明知道侮辱他弟弟会 成这个局面,却……

  但,有什么办法呢?

   易可风让胡蔚害怕了。

   无论易可风对他说的是什么,有什么意图,胡蔚都觉得,那是威胁。

   人人害怕报复。

   齐霁仰躺在沙发上,之前的场面一次又一次的在眼前重现。易可风的脸,愤 怒的脸;易可风的眼,泛红的眼;易可风的唇,抖动的唇。究竟,这都是因何而 起?

   很明显,胡蔚与易可风这绝不是初次见面。没人会跟初次见面的人大打出手。
   没道理的,他们之前并没有起争执,就算互相没好感,也不至於闹成这么一 个境地。

   齐霁努力的回忆饭桌上的细节,真的毫无预兆。

   那……

  最后的场景是什么?

   是胡蔚贴着易可风的耳根说了什么。

   对,他说了什么。

   他,究竟说了什么呢?

   「毛巾,擦擦脸。」胡蔚从卫生间出来,把毛巾扔给了齐霁,「注意别碰着 伤口,我带猛男下楼遛一圈儿。」他说着,踱步到玄关,原本趴在齐霁脚边儿的 猛男腾一下就起来了,奔过去,撒欢儿。

   门哢哒一声闭合,齐霁摸过了烟,点燃。

   眼角的伤口很疼,大约就是现在立在门口的那水晶相框的傑作。

   怎么就这样了?

   早知如此……还不如不叫胡蔚过来。

   但,躲得了初一躲得了十五吗?

   更让齐霁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在认识了多年的易可风和仅认识半年的胡蔚 中,他站到了胡蔚的阵营?还是在胡蔚狠狠给他一刀之后。

   跟易可风认识多久了?五年有了吧?虽然对他的爱慕他无法给与,可,他们 是关系那么亲密的朋友。

   想到亲密,齐霁惊诧了一下。他,究竟瞭解易可风什么呢?答案是,都是无 关紧要的。都是普通朋友也一目了然的。

   这是选择胡蔚的原因吗?

   齐霁头疼。

   无论他怎么去想,他都无法跨出胡蔚的阵营。胡蔚能说什么?他还是个孩子 吧?易可风你干嘛要跟一个小孩儿起急?

   烦躁。

   胡蔚还迟迟不给半个理由,只字不提。先是上药,再是投毛巾,然后就带猛 男出去了。

   时锺滴答滴答,流逝的格外慢,齐霁抽了几颗烟,又起来挂好毛巾、沏茶。
   胡蔚不回来,胡蔚还跟猛男在遛弯儿。

   齐霁的耐性即将消耗殆尽的时刻,门开了,猛男跑进来,跟齐霁腿边蹭啊蹭。
   齐霁弯腰胡噜着猛男,又从抽屉里拿了狗饼乾。

   猛男见到吃的开心的不得了,围在齐霁身边转个没完。

   「你俩玩儿,我去洗澡。」胡蔚换了鞋,往卧室走。

   「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听见齐霁这句,胡蔚僵了一下,「洗过吧。」胡蔚没回头,进了卧室。
   等待总是一种煎熬,好比猛男等待下一块饼乾,口水哈拉,没有尊严。可是 不等不行,不等就没有。

   胡蔚洗的挺快,擦着头发出来之前却已经想好了措辞。这么多事儿堆在一起, 他必须保证他的说辞不会让情况更糟糕。而至於究竟为什么要把事态扳回来,胡 蔚却不是那么清楚。一定要给个理由的话,那就是,他,不想,失去齐霁。这是 一种什么心态呢?很值得深究。但,胡蔚现在没这个时间。

   「两个事儿。」胡蔚在沙发上坐下,拿过了烟。

   齐霁看着胡蔚,不置可否。

   「按顺序,一个个来。首先,」胡蔚顿了顿,「你已经挺多天不高兴了。我 一直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今天知道了。」

   「哈?」

   「想来想去……」胡蔚看过小敏展示的艳照后,就有了个大概。齐霁开始反 常是从那一晚开始。公司每个人都收邮件的那一晚开始。小敏确定抄送人里有胡 蔚,可胡蔚回去看邮箱是没有的。应该有,却没有。说明什么?说明被删除了。
   他没删,那么谁能删?显然,他的本子多数是齐霁关。齐霁干嘛要平白无故 的删除他的邮件?答案显而易见,齐霁看了邮件。这不是重要的含有资讯内容的 邮件,也足以让齐霁恼火。那么直接后果就是──被删除。

   「嗯?」齐霁还在等下文。

   「你看到我跟温屿铭的照片了是吧。」

   齐霁登时目瞪口呆。他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胡蔚会说起这个。

   「我不是一个愿意解释什么的人,我也不在乎这究竟是什么路子。但,你在 乎。所以我想跟你说,那个照片,看上去我们在接吻,但其实是他领带夹歪了, 我给他调整了一下。我不知道谁出於什么目的要这么来拍下来,还要满公司的邮 箱发。我不想知道也不屑於去知道。我只想跟你解释一下。」胡蔚说的诚恳。
   齐霁看着胡蔚,说不上心里现在什么想法。满公司的发?这么一说,齐霁倒 是想起来那信件名称首先叫:抄送。然后收件人确实已经开始用省略号显示了… …有人,设计胡蔚?假……假照片?

   齐霁不知道自己是太想相信胡蔚了,还是客观存在提醒他去分析。总之,听 到胡蔚的说辞,他承认两点:一,这个照片的角度是有些奇怪。二,他并没有亲 眼所见他们唇贴唇。

   「这是一个事儿,然后,就是刚才的事儿。」胡蔚碾灭了烟,「我跟易可风 以前就认识。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是圈内挺有名 的摄影师,给很多明星模特拍照。」

   齐霁抓抓头,摸过了茶几上的烟。

   「我跟他起过争执,那时候我不大,人也不怎么……总之,挺不懂事的。他 弟弟是个化妆师,我们也算共事。纷争就出在他弟弟身上,他弟弟有残疾……」
   「啊?」齐霁彻底的讶异了。这是他从不曾知晓的。

   「走路要靠拐杖,脸上有很明显的伤痕,可能是出过车祸之类的,具体……
  没人知道。他化妆很细緻,所以时间不短。我急躁,就推搡了他。然后……我没想到他摔得那么重,然后易可风就跟我动手了。「

   「……这……」

   「今天我们见到,你看见了,气氛很不好。出来的时候,他警告我离你远点 儿,我生气了,就故意说……你那妖怪弟弟最近怎么样。於是……」

   「他为什么让你离我远点儿?」齐霁叼着烟,烟雾迷蒙了胡蔚的脸。

   「因为……」胡蔚说不出。

   「因为什么?」

   「大概他对我有偏见吧,也许认为我不是一个……」

   「好人?」

   胡蔚笑。齐霁总会帮他自圆其说。

   「那你为什么生气?因为他对你的偏见?」齐霁碾灭了烟。他在等一个他期 待的答案出现。

   「因为,我不想……离开你。我故意惹他生气也是想……你不再跟他来往。」
   齐霁眼睛瞪得很大,这就是他要的回答,可……他仍旧不可置信似的看着胡 蔚。他不能相信。

   「你要是觉得我卑鄙,那就是我卑鄙了。」

   「你……」

   「我说完了。」

   「……」

   齐霁哑口无言。

   胡蔚长出了一口气,靠在了沙发背上。

   他,喜欢我?

   齐霁满脑子现在都是这句话。

   他跟我解释,他故意惹火可风,他……什么都告诉我……

  他……

  他。

   胡蔚又坐了一会儿,起身往卧室去了。

   躺了片刻,齐霁进来,没头没脑的一句:「我饿了。」

   胡蔚起身,「想吃什么?我看着给你弄点儿。」

   齐霁反手关上了门,踢开拖鞋爬上了床,用行动回答了胡蔚他想吃什么。
   唇舌纠缠在一起,胡蔚踏实了。这接二连三的行为,他只想达到一个目的。
   那就是,齐霁跟易可风掰了。易可风清楚的知道过去的他,易可风没有不报 复他的道理。所以,你露出爪子,我就清理你出局。

   胡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好像是习惯也似乎是本能。他就是可以撕开自 己最丑恶的嘴脸,为了隐藏自己更龌龊的动机。

   在乎,真是最可怕的利剑。

   随着长时间的交往,胡蔚开始懂得齐霁是个怎样的人了。他单纯,因此也要 求别人单纯。这不现实,可你必须要配合他。但,对胡蔚来说,这是最难办到的。
   因为,他,太不单纯。

   做事成功的秘诀就如同钥匙开锁的道理一样,如果你不能准确对号,那么一 定无法打开成功之门。

   可现在胡蔚面临的问题是,他压根儿没有那把钥匙。

   「我喜欢你在我下面。」事毕,齐霁满足的搂着胡蔚,恬淡的笑。

   「为什么?」

   「嗯……不知道,感觉上的东西。」

   「哦?」

   「就……诱人?性感?妖娆?唉,我也说不上来。」

   可你怎么从来不想想为什么呢?

   胡蔚当然不会这么说,他只是说,别压着左边,伤口不容易长好。并以此换 来齐霁一句,你真好。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