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昇华的爱——父女情深】(升华的爱-后续)(64)【作者:ongvinvin】
【昇华的爱——父女情深】(升华的爱-后续)(64)【作者:ongvinvin】
字数:9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64)双凤嬉游待君归

  这一瞬间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小岚盯着我好几分钟,她一直睁大眼睛,一直在细看,转瞬间她又转向我脸上凝视我脸上的表情,直至清晰的声音传到我耳边。

  「原来大人的乳房是长成这模样的,妈咪的乳房也实在长得太美了哦。」小岚笑着说,脸上又看见了可爱的小梨涡。

  「傻宝贝,你快过来。」

  话犹未了,我则是贻笑地对她微微笑了一下,赫然间我伸出双手把她整个身躯轻轻抱起,接着就像妈妈抱起女儿的公主抱姿势,最后我们二人也来到了她的小床那儿坐下来。

  此际,我俩母女二人终于破天荒地光着赤裸裸的上半身,仿佛准备要坦诚相对。

  我顿时收回了脸上的半点笑容,转瞬间一面握着她的小手,一面摆出认真的脸孔对她细说:「来,小岚乖,现在妈咪要问你最后一次,你一定要诚实告诉妈咪。」

  瞧见小岚一付萌然的神情,她听闻之后那双杏眼不由得翻动着涎皮之色,眼珠圆呀圆的一直凝聚在我的视线内。

  「妈咪只是想问你……」我微微地揉着她的小手腕,心里只是一片紧张的触碰,嘴里欲说又止,但到了最后也硬着头皮说:「你是不是真的很想学男女之间的东西?很想知道妈咪和爸比一起玩的秘密游戏?」

  「嗯妈咪,我很想知道什么是鸡巴肉棒,我也很想学你刚才所说的那些性知识。」

  「妈咪是可以完完全全毫无保留的教你,可是你一定要答应妈咪,你绝对绝对,一百个绝对不可以跟外面任何人说。」

  「嗯。」小岚首肯点头,好似听得明白我所说的严重性。

  「甚至连你朋友,还有隔壁的小琴都不许透露,如果给其他人知道了我们家的秘密,我和你爸比就会被迫离开你,你知道妈咪的意思吗?」

  「离开我?我不要妈咪爸比离开小岚……」

  「嗯,所以你一定要紧密,就算是很相熟的朋友都不许说,因为妈咪也不想离开我的乖乖儿小岚。」

  「嗯,我答应妈咪!我是乖乖儿,如果以后我真的跟其他人说起我们家的事情的话,那么我房间的全部玩具就会一夜间被圣诞老人没收,爸比买给我的娃娃全部变不见!」

  看见她佯作一付诚实乖巧的样子,连说话声都显得她铁了心般的认真,她一脸紧张的解说,米妮小内裤包裹的小屁股也跟着在床上蹦蹦跳跳地起落。

  小岚真是很天真,果然五岁不到的童真是最纯洁无价的,她还相信世界上真的有圣诞老人的存在,她当然不知道这房间里的每个玩具都是由他亲生的爸爸买给她,一直瞒着她说是圣诞老人趁她熟睡时候送过来奖励她的。

  我随即抓了抓她不停耸动的身体,并且抱着她笑说:「好啦好啦,可以了,妈咪知道你乖。」

  感触之下,我知道自己满脸已写着母爱,心中的丝毫忧虑完全被她的甜美话语彻底瓦解。

  不知过了多久沉默的时刻,我再也不愁绪,随手将她身体唯一一件的小内裤拉了下来,她仅有四岁多的小女孩阴阜顿时呈现出一块白白嫩嫩的肉壁!

  这时候,我死命忍着体内猛烧的欲火,这次带着另外一种情欲的心态去看它,从她白皙的肉壁外面可以看得出粉红色的唇瓣,整块肉壁毫无细微体毛的痕迹,而且还是紧紧闭合,清纯得好似不曾受过任何人的侵犯。

  这时,小岚似乎察觉到我一直凝视她的眼色,眼中好像要冒出一团欲火似的,她的语声显然怔忪,眼睫毛顿时眨呀眨地问道:「妈咪,你怎么了。」

  我微微回了神,一眼尽先转向她的脸上看,瞧见她一脸已是怔忪的萌样。半晌,我便带着一付妈妈应该有的笑容,二话不说就此把我自己身上的紫色内裤也随手脱下!

  此情此景,我澈底阔出去了,小床上两条光溜溜的肉体虽然岁数相隔了十七年,但一个是大人,另一个则是小孩子,双凤无言的交际之下,导致整个房间顿时春色无边,满园春色关不住!

  「妈咪!你……你下面跟我是一样的!」小岚一脸惊讶的喊着说,接着眼瞳更是夸张地张开,然而她的杏眼一直在我丰盛的乳房以及下腹有如白虎般的阴阜阴唇看个不停,看得她一张小小的嘴巴都几乎要张开来表示她的惊讶程度。
  「怎样?你觉得妈咪的身体跟你的有什么不一样?」我战战兢兢地等着她的话语,接着我双手静静地摆放在大腿两旁,然后赤裸裸的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她是看不见的,渐渐地心中却充满了一种成就感。

  「妈咪的跟小岚是一样的,只是没有乳房罢了。」小岚傻笑般的笑声回答我,这个萌孩子越来越让我心情歆动了。

  「嗯,小岚长大了后也会像妈咪一样,你那里会慢慢长大,到时候也应该会有妈咪的乳房尺寸了。」我笑着说,眉峰一蹙,迅速的把她赤裸的身体微微一拉,肉体与肉体之间顿时毫无余地紧靠在一起了。

  因此,大人的赤红色的乳晕和小女孩的粉嫩色的小乳头顿时互相静压在一起,有如磨豆腐般的举动,两者乳晕近距离的磨擦之际,我身上一对丰盛乳房就在她平坦胸膛上形成了一幅女性寻欢作乐的淫乱美图!

  「啊啊……」我的樱唇不时轻咬抿住,嘴边也只能咿哑般的呼喊作声。
  如斯心灵触碰的情况,我一直面对面地紧抱着女儿,大腿逐渐禁不住阴阜里外不断涌现的酥麻触感,满额香汗的我只感到自己的双腿内侧时张时缩似的张开,仿佛再也压抑不住体内的欲火了!

  「妈……妈咪……你抱得我很紧啊……你乳房那边又磨擦得我很舒服……」如丝般的声音传来。

  我得悉小岚的声音,发觉她僵硬的小手微微张开,错愕迷茫的眼神显然不知所措,但在我耳边听到的声音竟然像是猫咪叫春般的细声,她的小胴体也不知怎地发起抖来,她这等的反应或许是我自己的错觉,但如今箭在弦上,为了开发女儿的身心,我再也不理会其他的因素了。

  磨擦了好一阵子,我终于带着紧张的心态离开了她的肉体面上,我脸上一付垂涎的容貌忽见她两枚小小的乳头竟然微微凸成形状,乳头状就像荔枝般鲜嫩水灵。

  我看得无法克制地哽噎起来,但为了顾全局面,我再次忍着向前扑过去的激情,沉默了几秒之后,一脸柔情地向她解释说:「宝贝,你会觉得舒服因为我们是母女,但我们之间不仅仅母女这么简单,我们是有爱的。因为存有爱,所以才会有性。你爸妈就是这样活过来的,有了性爱才能生出你,你懂了吗?」

  「有爱就有性……」小岚圆着杏眼似乎持疑了半晌,随即又再开口追问人生的真相,急促地说:「妈咪,当初你是怎样生我出来的?」

  「你刚才知道这里是乳房了,你再看看我下面这里,这里就是我们女人最为私密的人体部位,这里叫做阴道,或者你也可以叫它为淫道,淫穴,小肉穴等等的。还有太多太多的名称你可以叫了,以后你边学习边记住就行了。我当时怀孕有了你,你就是从我这个小洞穴生出来的。」我说得越来越仔细,心里越发激动。
  「阴道……淫道……小肉穴……淫穴……」

  岁数仅有四岁多的小岚竟然毫无忌惮的重复叫出那些令人听得错愕的名称,而且还是由我这个妈妈亲口教导她的,如果不在乱伦世家成长的外人知道了后相信都会全然崩溃,但我心里却是感到津津乐道,心想还有什么比得上亲身去开发女儿的乱伦之路呢?

  「男人下体的不同之处就是你之前在门外听到我所说的鸡巴肉棒,你可以叫它鸡巴,肉棒或者是阴茎。长在爸比下体的就是一根肉绵绵的东西,就像你平常喜欢吃的热狗那样的形状,可是你不能真正的咬下去,顶多可以深含入口,偶尔去舔吮一下,然后再含进嘴里,来来回回那样。你也可以想象一下平时是怎样舔吮冰淇淋的方式,就是那种吃的方式去舔吮爸比的鸡巴肉棒。」我也是肆无忌惮地向她说明白。

  「哦,我喜欢用吃热狗的方式含住。」小岚听了后猛地点着头,只见她笑意满脸,小手轻摇着我的大腿说。

  「还有鸡巴肉棒的下面长了两个肉肉的蛋球,它们叫睾丸或者是蛋蛋,它们是制造男人的宝贵精液的一个部位,那个部位是男人最敏感的地方,也是最容易受伤的地方,所以触摸在手一定要小心点不可弄伤它,明白吗?」

  「爸比下面还有蛋蛋耶。好玩好玩!」听见她嘻笑的笑声,心想我这个四岁多的小女儿是真知还是无知,我倒也看不清了。

  「但是唯一不一样的是在开心刺激的状态下,鸡巴肉棒会溢出一些热热的浆液,那些是男人很宝贵很珍贵的精液。其实啊,我们女孩子就是需要长期吃下肚子才能有美颜的功能,我们皮肤会变得更精致美丽。而且我们女人也会被激发得越来越健康,体内荷尔蒙也会随着精液里面的蛋白质激数,促长我们身体上的变化。」

  「原来如此……难怪你经常都在房间里说要吃爸比的鸡巴肉棒。」

  「妈咪还没把话说完,当我们从小女孩长大成为女人之后,在精液的丰富营养灌溉下,我们体内的荷尔蒙便会自然变得足够了。接着,我们女子身体内每个月就会开始来几天的月潮,然后每月某个礼拜的几天也是身体最能受孕的期间。」我看她似乎听得一股脑儿的傻劲,萌样的神情一双杏眼眨个不停,续而,我澈底把隐藏于心里面的妈妈心得一鼓作气地把话说完。

  「当初你的爸比就是用他的阳具肉棒放入我的小穴里进行交配性交,在他到达最开心兴奋的时刻就在我体内亢奋射精,因此他渗入我阴道最深处的子宫的那些精液虫体就能和我体内的蛋虫体一起交融创造新生命,不断交融等待成功受孕的最好机会,而最后我们女人的肚子就会慢慢变大,怀孕差不多十个月后一个新生命就会从我们小穴这里诞生出来。」

  「哦,原来爸比身体上除了有蛋蛋可以玩,他还有一根魔术棒耶。」小岚活泼似兔的性格,这些令人喷饭的言语只有她才能说出口,引人哄笑的活泼程度跟她姐姐小如有的比较。

  「对了,那么说妈咪从小也是吃外公的精液长大的吗?其实外公他现在人在哪?」小岚笑声急落,眨着眼狐疑地问。

  我顿时睁开眼睛看着她,听见她这句天真的疑问,我真不知该笑还是哭了。心里默默在想,眼前的傻丫头似乎还不知道她的外公就是她亲生爸爸的特殊身分,而且她从未见过她的外公,也不知道外公到底长成什么样子,我只是曾经向她提过她的外公长期定居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所以她也不再提起这件事了。
  由此可见,我们三个人的关系状况的确无比的零乱,或者也可以说得上关系淫乱。也就是说我这个妈妈的确是从小吃她的爸比的精液长大的,事隔十几年,结果来到现在却却要轮到她吃爸比的精液,简称三代同堂共享乐,这等滑稽的事情还真让人拍桌叫好。

  如今浮在我脑子里的全是爸比和我一起从开始到淫乱的昔日情景,一时间无法言语。

  「妈咪,如果我吃了爸比的精液,然后他的鸡巴肉棒又放入我下面这里,那么我会不会像你刚才所说的成功受孕,肚子会不会变大有新生命呢?」小岚的领悟能力果然不是一般天真的层次,刹时让我听得哭笑不得。

  「傻丫头,目前你还小,等你再长大一些,加上身体月潮来了之后,到时候你爸比再跟你交配才能受精怀孕。」我微微一笑,手背轻柔地在她烫红的左脸颊轻抚了好几下,随即细心地跟她分解心中的疑团。

  「嗯,我倒是想要现在就能受精怀孕,如果我真有了爸比的宝宝,他一定会很高兴的,对吗?」

  「对,他最喜欢女儿,最能让他值得高兴的是你可以替他生个小女儿,只可惜以你目前的状况怎样都是不行的,我也不会允许你这么年轻就被爸比开苞,无论如何也要等到你月潮来临,身心能够接受才能进行性交。」

  「妈咪,到底什么是开苞?」

  「呵呵!开苞的意思就是说爸比用他的鸡巴肉棒第一次放入你下面的阴道,女孩子处女身体第一次体验阴道被戳破的过程,那就是说女孩子第一次最好是给亲生爸爸来开苞,因为只有自己的爸爸才会懂得珍惜女儿,而其他人是不会明白这道理的。」

  「开苞……会不会很痛的?我很怕痛……」小岚咬着雪白牙齿,看得出她特别的紧张。

  「不会很揪心的痛,如果听妈咪的话就不会觉得痛。你需知你阴道的内层有一小块被保护住的处女膜,这个膜被爸比的鸡巴肉棒戳破的时候只要稍微忍住一下就会过去了。由于是你第一次的性交嘛,到时候也难免会有一些些难能可贵的处女血液从你下面流出来,但也恰恰代表了你成为一个真正女人的象征,即使会有点痛,但也会没事的。」我边说边把她身体拉近,为了要安抚面前女儿的愁哀,也只能轻轻抚弄着她脸颊,手指不断触摸着她柔嫩的肌肤。

  「听起来,成为女人真是很复杂哦,小岚只想爸比开心,其他的就由妈咪替我安排好了。」小岚一边在我面前唉声叹气,脸上一边显出一付无助的样子,天性乐观活泼的她也难免隐藏心中的淡淡忧郁,我心想这个女儿还真是太多疑问了,但爱女心切,我唯有悉心地对她解说。

  「那就乖了,其实这也没什么的,我们每个女子都是这样活过来,而且到时候妈咪一定会从旁协助教导你,你爸比一定会感到很舒服开心的,你也知道爸比最疼爱的人就是你了,所以你一点都不需要感到担心害怕,知道吗。」我手已经滑到了她的长发那处,一边乐透地摸着她的长发尾端,一边向她娓娓道来。
  「妈咪,你第一次也是给外公开苞的吗?」

  悠然间听见她的疑问,我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口,此际外公爸比傻傻分不清楚,羞色的脸颊浮现着两个小笑涡,转眼间微微看着她点头。

  「好了,男女身体之间的部位你大概已经知道一清二楚了。现在妈咪要教你如何跟爸比亲吻。」

  「我经常都有跟爸比亲吻啊,我都是吻在他脸上的。」她狐疑地向我说明。
  「呵呵,那只是一般亲吻的方式罢了,现在妈咪要教的是嘴对嘴的方式,舌头间的湿吻,还有一种是肌肤接触的热吻方式。」

  「爸比喜欢那样亲吻妈咪?」

  我只是尴尬笑着点头。

  「那我也要学,妈咪快点教我啊,我学会之后就能跟爸比那样亲吻了。」小岚顿时堵着嘴把话说完。

  我看着她耀耀般的眼瞳不时闪着激动的神色,下腹阴道顿时感到痒痒地紧缩了不少,穴内的滑腻淫水仿佛正要翻涌出来,满脑子缺氧似的,直至一阵酥麻的感觉从小腹急涌上心头。

  我悄悄地察觉到了她的反应,感觉到她那湿润小嘴正在微微颤抖,一付矫情小女孩的神情,此刻我再也完全压抑不住自己了。。转念之间,我一具稍大于她的胴体就此轻快地向前扑落,并且把她细小的胴体肉贴肉地紧压在身下!

  此情此景就在一瞬间的过程,但时间像是停了钟的空间似的,整个房间四周只听到我和女儿的急促呼吸声以及两张嘴巴不停触碰的湿吻声。

  我樱桃小嘴轻柔地吻向她微微开口的小嘴唇,续而我轻轻伸出舌头伸入她的嘴里,破天荒的头一次,我俩的舌尖就此互相触碰舔吮……然后不断地吻住……
  我实在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此刻我自发地抽出了舌头,就在她一阵梦呓般的细声之后,我顿时往她的小脸颊旁的发辫上嗅个不停……女儿香味扑鼻而来,她的体味使我完全不能受控,我的舌尖紧接着又再次落在她的粉唇上,香颈上,最终落在她的瓜子脸的下巴上轻轻舔吻个不停。

  这个过程仿佛不断的重复而重复再重复……整个世界仿佛只有我们的存在而已,但也不再是一般妈妈和女儿的身分了,我们两个人脸上挂着媚眼动情的神态,继续忘情地浸淫于这个空幻的情欲旋涡里头。

  良久,我依然荡漾地扭动着身体,双手一直不断的抚摩她细小的胴体,从她平坦胸膛上的乳头,瞬息滑到她的小腰上,而后来到她柔嫩的臀面上轻捏不断。
  同时,她全身四肢生硬般的把我紧紧抱住,她越来越不安的扭动着身子,不到半晌,只见她眉头已经紧蹙,嘴里不时发出呻吟细声。渐渐地,从她迷朦的杏眼来看,她仅有四岁多的藐小心灵早已动情地泛起了一丝动容的媚态,然而她似乎不知道这样的表情对我来说是多大的挑逗。

  「妈咪……你吻得我很痒……」

  话犹未了,我也顾不了她的挣扎,猛地将自己激凸形状的乳晕以及丰盛的右边乳房摆放到女儿的面前,且激动地开口要求她说:「宝贝儿,快用嘴巴来吃妈咪的奶奶,妈咪这里好痒,很需要小岚的嘴巴来吸吮……」

  小岚闻听,也不由分说地张开她的小嘴,嘴唇间顿时在我乳房上的激凸乳晕轻轻噙住,接着她的小嘴有如机关枪般不停在乳晕头上吸吮个不停!

  「嗯啊……!对对!就是那样的用力吸,尽情大力的吸!你婴孩的时候也是那样吸我的奶长大!」

  我刹时感到浑身像触电般的仰着面,即时用手紧贴地抱着她的小脸,自己另一只手也在左边的乳房劲力地捏住,瞬间朝天呼喊了一道呼喊浪声!

  此际,我不由得震撼地回想过去的疯狂日子,即使当初妹妹小如或是爸比经常吸吮我奶头的时候,那种感觉都不及现在被自己女儿吸吮来得起劲,心里突然感到自己活了大半辈子,却未曾感受到如此般奇妙的触感!

  想到这,心里更是十分感激佛祖给我了这个机会,让我可以拥有这个乖巧的女儿为我带来无穷的乐趣,阿弥陀佛!

  激动的刹那间,全身已经感到酥麻至极,一阵热气从心底直涌下腹的密处,身体上似乎逐渐有了一种面临痉挛的迹象,不到半晌,阴道里面翻涌浪涛的淫水竟然不自制地暗涌溢流到体外,因此一股接一股的圣泉液体快速地在女儿胴体上狂泄个不停!

  「妈咪!你……你那边尿尿了!」讶异一声,小岚忽然感到她身上沾满了莫名的液体,随即睁大眼睛一脸惊讶的盯住我,从她惧色的脸孔回眸望去,她几乎吓得都要哭了出来。

  「宝贝……这些不是尿,这些是我们女人身体到了某种兴奋高潮的一点,体内会自然喷出来的淫水。」

  「淫水?」

  「嗯,这种情况就像男人射精一样,也就是说刚才妈咪达到了一种最兴奋的状况,所以一时间忍不住才情不自禁喷了出来。你要知道男女唯一不一样的情况就是一旦男人射了精就得好好休息一下才能再次射精,和我们女人是不一样的,我们可以不断高潮的同时也能不断的喷出淫水,女性体内完全不受限制。」
  「怎么我这里不会有淫水喷出来的?」

  「傻瓜蛋,你现在还小嘛,小女孩的身体跟大人是不同的,所以说妈咪的责任就是要从小帮你开发身心,身心成熟了你很快就会有淫水了。」

  小岚听了后依然一脸懵懂的样子,但是这种无辜的神情让我愈来愈感到自己的决择是没有错的,为了女儿以后的性福,我必须要坚持地把任务完成。

  「问题是你到底想不想?」我的口吻有点以退为进,仿佛想要试探她本身的意愿。

  小岚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点头。

  「那好,你过来躺在床上,然后尽量把你的双腿往外张开。你要相信妈咪,妈咪现在就教你怎样自慰,你试看自己揉搓你的阴道,你会很舒服的。」

  这时候,我浑身妖媚地半蹲着身子,相信自己脸上的表情已写满了狐媚两个字,但我嘴边不由得发出颤抖的声音,随即一边在女儿面前失控地摇摆不定,一边使劲地伸手往自己的乳房轻轻掐住,瞬间另一只手也往下腹的阴道唇间捏扣了起来。面对着一个幼齿小女儿如此般卖弄风骚,如此丧失人格的举动,我这个妈妈也是无话可说了。

  此刻,她似乎有样学样,转个身便在我面前急着躺在床上去。只见她一下夸张地张开了双腿,春光显赫一时,胯下那毫无体毛的稚嫩阴阜就此引入了我眼帘!
  「嗯……妈咪……为什么我越弄……尿尿的地方就会越来越痕痒……」小岚果然是非常聪明伶俐,她意志似乎具有潜力,一下子便能领悟出自慰的意识。
  「小岚乖,试下手指再动快一些,再往里面轻扣一下,然后再把手指抽出来,一直从头重复这种动作,你一定会更舒服的!」我媚眼迷朦地死命盯着小岚的白嫩阴阜,定睛般的眼瞳仿佛也要喷火似的,随着她的手指头,自己的手指也跟随她自慰的速度,手上频频晃动的动作迅速地在湿淋淋的阴唇间拚命地揉搓起来。
  咋舌望去,只见她仿照我同样的自慰手势,一只手放在自己的阴唇上扣抵,到了某种激情时分,两根手指也跟着伸入了阴道的内层面一处,手指头轻轻地往肉壁那儿捏住,接着手指再重复地抽出,然后再加紧速度地往内伸入。

  整个自慰的过程中,我们二人除了带着脸蛋涨红的神韵,我们各自都情不自禁地抬头互看对方抿咬小嘴的样子,昔日的母女情深,如今眼里只有情欲,明知再下去就会精神崩溃,然而嘴边的呻吟细声似乎停不住春情的发动。

  「啊哟……妈咪……我不行了……我的手很酸。」小岚忽地向我轻声说。
  我径直地把自己自慰的动作停顿下来,整个人几乎激动得喘着气,微微回过神之后,便满脸红晕地爬到她的胯间,因此第一次如此近的距离亲眼欣赏到她的白嫩阴道,心想她是多么的精致纯洁,激情之间也使我不住地联想起自己曾几何时不必每次把身体上的阴毛剃光的幼小往事。

  我双眼顿时失控地凝着她犹如白虎般的嫩道,半晌,噙着笑意对她说道:「你这个娇小姐,妈咪来帮你好了。」

  话犹未了,我也不理她到底喜不喜欢,手指直接触摸着那里的雪肤,然后稍微将她的阴唇拨开,两根手指头之间再轻柔地往她微微肿起的阴蒂上面揉搓了起来。

  隐约间,手指头也随着她抿着嘴角的呼哧浪声,小心翼翼地地往内轻轻插入,那种深力度是可以确保她获得抒发的方式,但是最宝贵的处女膜不会受到任何被戳破的危机,因为她的贞操是要准备留给爸比来开苞的!

  「妈咪啊……你手指弄得我很舒服……身体要麻了……好像快要飞上天了……啊……妈咪快救我……我要麻死了……」

  「很爽对吧!小岚乖,感到舒服的话尽管喊出来,你的腿也给我再尽量张开一些,别怕!」

  「啊呀……脚不能……不能再张开了……我没力气了……嗯……啊哦……妈咪……」话虽如此,但她也作出了身体上夸张的弧度,用尽绵力使劲的往外张开。
  我眼前的女儿越来越像小淫女了,在我眼里,不到五岁的她竟然可以展现出妖媚的神情,每句呼喊声的字眼仿佛正在挑逗我的性欲,导致我脑子里一片的激动,一时间实在忍不住继续在她的女孩阴道那儿启动冲刺。

  然而,小岚不曾发过呻吟浪声的小嘴,如今听起来她的呼喊声显然生硬,但是相信日子久了,她便会懂得如何说出令人心醉的呻吟话语,特别是爸比经常喜欢玩的淫语游戏,只不过到时候只是爽死爸比一个人而已。

  「我……我的妈呀……我……我好像要死了……我……我下面很热……啊……要死了……我要死了……妈咪……!」

  此际,小岚仿佛禁不住手指上劲措的速度,她似乎意识模糊,脸上的红晕渐渐涌现,以她一个细小的女孩竟然可以面临体内一个高潮的来临,我都看得目瞪口呆!

  就在这时,小岚忽然把我手臂紧紧抓住,随即一把手想要推开频频在她阴道揉搓的手掌,然而,她的力气始终无法把我推开。

  同一个时候,她激涨的状态看在我眼里,好事当前,我当然不能就此停止,我把心一横,手指时快时慢地在她的洞穴里做出最后的奔窜!

  「小岚乖!小岚别害怕!别憋着自己,尽量放松身体,你是可以办到的!就让妈咪亲手帮你送上天吧!待会你一定会很爽的!」

  房间周围传着淫辞的呻吟浪声,我也感到无比的激动,一方面悉心地鼓励她尽管放纵自己,另一方面加把劲地继续在她敏感的阴蒂以及阴道唇间狠狠揉搓个不停,在这最后关头,我没有丝毫停顿下来的意识。

  渐渐地,小岚全身肌理顿时泛起一层层的深红潮,尤其是她的瓜子脸蛋,原是精致的五官,如今已经变得夸张扭曲,身体上四肢就像章鱼般不停地伸缩痉挛,甚至连她的十根小脚趾都是弯曲紧缩……

  眉头紧锁的她似乎持续了好十几秒,就在一阵足以拆下天地的惊喊扬声,她夸张摇动的小胴体全然被海啸淹没似的,她就在我眼前弓起了背面,终于达到了生平第一次的高潮!

  「啊…………!」

  小岚最后的一声呼喊,眼珠夸张得一层通红,续而整个人窒息般倒在床上,嘴角鼻孔到处都是她极力挣扎过的涎水鼻涕的痕迹。

  过了许久,我手上的动作早已从她获得高潮释放的阴道停了下来,我一边坐在她的身旁观察她的表情,一边伸手朝着自己湿透了的阴唇间缓慢捏动。

  这时候,小岚的脖面上一片的红霞,她一脸失神的躺在那儿许久,终于恢复了清醒的意识,她眨了眨可爱的杏眼,便乏力地对我开口说:「妈咪……我刚才好像飞到天上去了,然后不知怎样的瞬间又掉下来了的感觉。」

  我右手仍然微微揉搓着自己下腹的阴唇,左手却在她满面香汗的额头轻轻地把汗珠擦拭,边细述边对着她微笑说:「呵呵,刚才你亲身体验到了我们女性获得高潮的感觉,你感觉怎样,喜不喜欢这种感觉?」

  「喜……喜欢……可是我害怕。我怕自己真的呼吸不到,然后会死掉。」话已说到此,自己这样柔情地摸着她的额面,她也不由得透露心中的忐忑。

  我看着眼前赤裸的女儿,体内的欲火随着阴唇间的手指唧唧地发出放荡的湿声,沉住了气便微笑地回答说:「呵呵!傻丫头,如果这么容易就能死去,那么妈咪也是死了好几千次了。」

  凝眸的瞬间,我一边搓揉自己的红肿阴蒂,一边轻轻地把她的小个子拉起,面对面把她的眼睛盯着说:「来,乖宝贝,你再张开双腿,现在轮到妈咪的舌头来给你多死一次吧。」

  这时候,每一寸空间仿佛凝固了,而坐在床上的小岚似乎听得懂我的意思,瞬间之下,只见她愕视地睁大了眼睛,从她一双清澈的眼瞳所反射出来的便是我湿润的舌尖…………

  待续。春色满圆无限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