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亚父的禁忌之脔】(第三卷)【 作者:水玥萱】
【亚父的禁忌之脔】(第三卷)【 作者:水玥萱】
字数:1476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卷仲父的禁忌之脔

              第01章解锁1

  「爷爷,爸爸,妈妈!」

  一道清脆的女子声音回荡在别墅之中。

  「忘儿!我们的忘儿终於回来了啊!」

  望忧被自己的家人环绕着,嘘寒问暖的感觉让她倍感快乐。

  「好了好了,忘儿刚刚回来,先让她休息休息。」莫爷爷一发话,莫爸爸和莫妈妈也没有任何的意见。

  望忧对爷爷感激一笑,却看到了一旁的姑婆。

  「姑婆好。」想起曾经莫凡宇告诉她的事情,她心中有些奇怪的疙瘩。
  「好,好,你好。」姑婆也有些不自在。

  望忧打完招呼,匆匆的上了楼。好好的洗了个澡,也准备将所有关於台北不快乐的回忆忘却。刚穿好衣服,就听到敲门声。打开门,却见是爷爷。

  「爷爷找我什么事情?」立刻侧身让爷爷进来,望忧也一起走进来坐下。
  爷爷看了看望忧,有些犹豫该不该说,最後还是决定说出口。

  「段若风来找过你好几次,前一段时间刚从台湾回来,最近又一直在找你。」爷爷已经好几次拒绝见他了,可是段若风似乎一点都没有打算放弃。

  望忧一愣,已经好久好久没有想起段若风的她,此刻再听到这个名字,心还是会痛。

  「我不想见他。」侧过了头,她拒绝听到这个人的消息。

  「忘儿,不然你见见他吧?爷爷觉得,你和他之间可能有着误会。」

  望忧惊诧的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看着爷爷。

  「爷爷!」爷爷应该知道她的心思的,为何说这样子的话!

  「孩子,我是过来人。那小子是不是真心,我看一就知道。如果他对你真的无意,你走了那么多时间,他为何还不放弃寻找你呢?每一次他来找我,都是只要求一个解释的机会。」爷爷语重心长的劝着,「倒不如你们见一面,有什么误会一次说清楚。如果你真的不相信,就拒绝了他。省得他一次次来找。」

  望忧本来很不同意,但是渐渐的听着,发现爷爷所得也有些道理。

  「我……还是让我想想吧。」

  爷爷知道此刻一下子让望忧做决定也有些困难。理解的先出了房间,任由着望忧一个人呆在房间内。

  望忧叹了口气,看着房内熟悉的布置。不同於在台北的房间,她自己本来的房间以紫色调为主。拉开了蕾丝纱帐,将自己身子抛入了柔软的大床上,呆呆的透过薄纱看着头顶缀满了水晶的天花板。

  想起那一次走的时候,她没有给过段若风任何一个解释的机会。甚至於她的离开,他都不知道。

  拿过了一旁的电话,望忧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拨出去。最後,还是摁出了一串早已熟悉的号码。电话很快就通了,传来的熟悉声音也让她再一次心微微一痛。

  (你……你是?)在看到号码的一瞬间,段若风有些不敢确定。

  「段若风,三点我们老地方见。我只给你这一次解释的机会。」不等段若风回答,望忧已经挂掉了电话。

  她不知道电话那头的段若风有什么反应,她只是起来穿好了衣服。

  他们所谓的老地方只是一间小小的咖啡馆,以前他们两个一直喜欢去淮海路逛逛,每一次都是等在那里。

  等她慢慢的整理好一起包括自己的心情,这才吩咐着司机送她过去。爷爷已经了然,至於爸爸妈妈已经出去参加晚宴。

  站在咖啡馆门口,她有些犹豫。许久未见,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面对他。推门进去,却在那个熟悉的靠窗位置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忘儿!你终於来了!」一听到叮当作响的开门声,段若风立刻回头。
  他接到了电话,几乎是立刻就出门。只要听到开门声,他都会期盼着是她。
  望忧有些尴尬的一笑,在老位子坐下。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却是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

  「你还是没有变。」段若风也有些局促,只能随意的找了一个话题。

  「你不是也没有变。」看了一眼他点的黑咖啡,望忧展露了第一个笑容。
  无论之前他们如何,今天是她给他的一次解释机会。无法做情人,至少还可以做朋友。

  「忘儿,你愿意听我解释吗?」段若风问的小心翼翼。

  「若是不愿意,今日又为什么要约你出来呢?无论如何,不能做情侣,做朋友也可以的,不是吗?」搅拌着侍者送上的卡布奇诺,望忧说的很自然。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其实……我……那个人……」段若风不知道该如何说明,似乎怎么说都不对。

  突然,望忧的手被拉起。段若风丢下钱,拉着望忧就往门外走。

  「段若风!你做什么!」望忧想要挣脱,却完全没有办法。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见了那个人你自然就明白了一切!」拉着望忧,立刻将车子叫来,硬是将望忧塞入了後座。

  望忧自然是很不愉快,绷着脸看着窗外。可是她奇怪的是,段若风竟然也不说话,也不解释。

  车子绕了一圈,终於到了一幢别墅前。

              第01章解锁2

  「这里是哪里?」被迫下车的望忧看着眼前的房子。

  「我家。」说完,拉着望忧进去。

  望忧楞了一下,她记得段若风以前说过,他父亲喜欢安静所以将别墅建在了郊区,但是她从不知道在哪里。

  现在环顾四周,的确没有市区的喧嚣。四周环抱着青翠的树木,没有半点儿冬日的萧条。

  被动着被拉进门,现在的她挣脱也没有用。倒不如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管家,我爸爸在书房吗?」段若风拉住了管家,询问父亲在哪里。

  「是的,少爷。」突然,管家看到了他身後的望忧,「这位小姐是?哦哦!我去多准备一些晚餐!」管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得开心的离去。他的模样,让段若风和望忧都是一愣。

  「忘儿,你和我去书房。到时候你就明白,那一次是一个误会。」

  望忧见段若风说的那么斩钉截铁,只能随着她一起上楼。看着段若风整理了自己的衣服,而後才恭敬的敲门,直到房内传来了一道冷峻的允诺声。

  知道里面的是他的爸爸,望忧自然也该有礼貌。

  「爸爸,这是我和你说过的,莫望忧。」拉着望忧进门,段若风立刻介绍。
  「伯父好,我是莫……望忧……」望忧本来笑着的脸,在抬头看到眼前的男子时渐渐的凝固。

  她看到了一张和段若风相似的脸!若不是他更为的冷峻,有着年龄的成熟,她几乎快要错认!

  「你好,若风和我说过那一次的误会。」

  段彦奇走到望忧面前,看着这个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女孩子。

  那一句话,让望忧全部都明白了!

  「我们……见过……」是的!他们见过!

  那一次,她见到的不是段若风,而是段彦奇!那个办公室本来就是段彦奇的,只是段若风因为代理职务,所以她一直以为他依旧在那里!

  「那一次见面,你没有给任何解释的机会就走了。爸爸和我说了以後,我怎么找你你都不愿意见我。」段若风看望忧的样子就知道她明白了,说出口的话也有些委屈。

  他本来只是希望望忧不要太在意,所以说的很轻松。

  可是,此刻的望忧却惨白了脸。

  原来她一直误会了!可是……为了这个误会,她付出了什么?

  闭上眼,一想到在台北和莫凡天他们的一切。她告诉自己不要再去想这些不快乐的,可是这些记忆如同毒蛇一样,紧紧的缠绕在心头!

  「忘儿!忘儿!你怎么了?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段若风她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扶着她不断的摇晃,希望她清醒一点。

  段彦奇也是一惊,他虽然不清楚到底望忧是怎么了,但是一想到之前的误会,以为她是因为那一次的关系,心中有些愧疚。

  「没……没事……」苦涩的一笑,望忧睁开眼摇了摇头。

  望忧愣愣的看着眼前因为解除误会而高兴的段若风,可是她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若是以前,她一定会甜蜜的投入他的怀中。可是,现在的她,除了解除了心头的一个疑惑外,却更多的想到的是台北的一切。

  她还爱着段若风吗?答案是肯定的。否则她不会那么在意那一个答案。
  虽然她之前不断的压抑着,甚至因为太多的事情而忘记了这个伤痛。可是,真的再见面,她知道自己对段若风的感情没有忘记。

  可是,她的心似乎不再是那么坚定了!似乎,隐隐约约还住下了其他人……
  不!那是不可以的!她只是很久没有见到段若风,所以才会如此!既然误会解开了,她就不该想其他的!

  扯出一抹笑意,将心头的异样感觉压下。只讲自己此刻的不安归咎於段彦奇的在场,这可是她第一次见到段若风的父亲。

  自从那一天解开了误会,望忧和段若风的关系似乎回到了从前。只是,两个人心中都很清楚,他们已经不同了。

  望忧觉得自己无法在像以前对待段若风。而段若风也发现,望忧的心思不再是为他一个人所动。

  「忘儿,你在台湾,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坐在自家的花园中,段若风终於决定和望忧好好谈谈。

  望忧有一瞬间的僵硬,低着头扯了一个草把玩。

  「没什么事情。只是去找了两个叔叔罢了。」尽量让自己用最平静的声音开口。可是,一想到莫凡天和莫凡宇,她还是有些出神。

  想起她离开之前,他们对她的告白。明知道这是一个禁忌,可是她却还是为此有心跳。

  「可是,你这一次回来後,似乎有了心事,总是闷闷不乐。」段若风见望忧又发呆了,「你看看,你又开始发呆了。」

  望忧回神,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不觉间,又不知道在想什么了。

  「或许,只因为我在台湾被最信任的人背叛了吧。」她想起了休斯,想起了自己对他的信任。可是,最後他却想杀了他。

  「那个人……是男的?」段若风以为望忧说的背叛同自己之前的误会一样,心微微一痛。

  看着望忧点头,段若风有一种绝望的感觉。他一直以为,他会是她永远的爱人。可是他忘记了,她还是可能爱上别人的。

  若是那时候,他能够不顾一切的解释清楚,或许现在就不会如此!

  「忘儿,我爱你!」

              第01章解锁3

  突然的告白,以及以及一个温暖的怀抱,让望忧震了一下。却在感觉到他身子的微微颤抖,再见他的表情。

  「风,我也……喜欢你。」她知道他的不安了,他一定是误会了。可是她不想解释,就如同她已经说不出对他的爱语。

  段若风没有在意望忧措辞的不同,只认定她对那个背叛她的人应该感情不深的。这才安心的将她搂在怀中,两人看着园中的景致,各有各的思绪。

  这一切,都被楼上的段彦奇看在眼中。他知道这几日望忧都会来,只是每日他几乎都不在。看着两个亲亲我我的小辈,他心中的愧疚感稍微的淡除了一些。看了一会儿,段彦奇转身,继续没有处理完的事情。

  一直到晚饭时,段彦奇才再见到望忧。

  「你们何时准备订婚?」看着正在剥虾子喂给望忧的若风,段彦奇开口。
  望忧和若风一震,对於段彦奇突然的话语完全没用做好准备。

  「爸爸,这个事情需要我和忘儿研究一下的。」怕望忧不好意思,段若风先开了口。

  段彦奇只是点点头,也没有多说。若不是之前若风曾和他提起本来他们已经准备订婚,今日他也不会问起。

  这段期间,若风一直在寻找望忧,同样的也告诉了他很多关於望忧的事情。只是看现在的这个女孩子,似乎一点都没有他所说的无忧无虑。

  段彦奇所看到望忧,似乎永远都带着心事,脸上的笑容往往有太多的虚幻。就像此刻,明明人坐在他们面前,可是心思又不知道去了哪里。

  也因此,才会让他愧疚加深。那一日,若是他上前拦住他,让之後来到的若风解释,现在也许就不同了。

  一顿饭吃下来,已经很晚了。不知道何时,外面竟然已经开始飘飘洒洒的下雪。

  「没想到下雪了,我记忆开始,也没有见过几次。」望忧看着窗外的雪花,此时应该要回去的她,却还呆在若风的家中。

  「今晚,不然你不要回去了,住下吧?」或许是感觉定下来了,所以若风说的一点都没有顾忌。

  望忧一惊,却看到他一脸的淡然,明白了他的心思。她点了点头,打了个电话回去。

  莫家早已知道了这件事情,自然也认为他们两人是定下了。对於望忧住在若风家里,也没有任何的反对。

  不过,若风还是和望忧分开睡得。带着望忧到了她的房间,下人早已经全部准备好。

  「我的房间就在隔壁,至於爸爸的房间在你另外一边。」若风将窗帘拉开,可以让望忧看到漫天的飞雪。

  望忧点点头,看着段若风出去,自己则是一个人看着落地窗外的夜空。
  连着几日不停的下雪,望忧也索性住在了若风家里。她觉得自己必须和段若风好好的培养以前的感情,毕竟他们已经准备定下来了。

  「若风,我们去堆雪人吧!」看着外面厚厚的积雪,望忧有些兴奋。

  若风毕竟也没有比望忧大几岁,童心未泯的两人真的跑到了花园中,滚着大雪球,开始堆起了雪人。

  「我们比赛吧!看谁堆得雪人好看。」望忧瞄了一眼若风的雪人,觉得自己一定会胜利。

  「哼哼,忘儿可不要小看我!小时候我一直堆雪人的!」若风可不服输,立刻加快了堆得速度。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用早已通红的手拍打着雪球,让自己的雪人好看一点。
  天空中洋洋洒洒的雪花还是飘,两人却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自己都要变成雪人了。

  「耶!我好了!看,多可爱!」

  听到望忧的声音,若风看过去,差一点吐血。

  「你去哪里找来的胡萝卜!还有这个眼睛是什么?我的天啊!是龙眼核!」若风看着她有眼睛有鼻子还有帽子的雪人,顿时觉得无语。

  「哈哈哈,你看看你的,丑不拉几的!还是我的好看呀。」望忧忘记了所有的不快,大笑着嘲弄若风堆出来的雪人。

  若风无奈的站在那里,却很高兴望忧终於忘记了心事。

  「咳咳,输了就要接受惩罚哦~ 」望忧一边说一边向若风靠近,「惩罚就是,超级无敌冰雪球SPA!」

  「啊!好冷!莫!望!忧!」整个花园内传来若风凄惨的叫声。

  因为望忧将一个小雪球塞入了若风的衣服里面!雪融化了,更加的冷!
  「啊!这个是惩罚呀!你要接受呀!不要追我啊!救命啊!」看着若风手上的大雪球,望忧吓得四处逃窜。

  「你不要逃!看我怎么收拾你!」若风说着,作势拿着雪球追着。

  雪中,一男一女欢快的尖叫着,雪球四处乱飞,似乎回到了小时候。

  下人们听到了欢闹,但见一对金童玉女玩耍,都会心的一笑。看来,好事将近。

  等到刚回到家的段彦奇听到声音的时候,就只看到两个几乎快成了雪人的男女。

              第01章解锁4

  「爸爸!」

  「伯父!」

  两个人一见段彦奇,立刻收起了嬉闹。可是,对看一眼对方狼狈的样子,忍不住在那里窃笑。

  「去洗澡。」段彦奇皱着眉,对着若风非常严厉。

  若风哪里敢多说什么,立刻拉着望忧准备离开。

  「等等。」谁知,段彦奇却叫住了望忧,「这些衣服是给你的。」在面对望忧时,他还是比较温和一点的。

  不过,就算如此望忧也还是他很严厉。不过,看到他手中的袋子,她是惊诧了一下。还来不及多想,就被若风拉着拿了袋子上楼。

  段彦奇看着望忧和若风离开,这才慢慢的走回书房。其实,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对望忧和颜悦色。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特地去购置了些衣服给她。
  两人上了楼,换了干净的衣服,却没有立刻下楼。望忧窝在了若风床上玩网友,而若风则是在一旁指导望忧。

  「忘儿果然聪明!」满意的开着望忧再一次通关,若风发出赞叹。

  「那是当然!」望忧一点也不甘示弱,立刻朝若风挤了挤眼。

  靠在若风的胸膛上,望忧专心的继续冲关。而若风则是享受着这种感觉。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望忧如此近距离的相处了。

  终於,望忧又一次升级,这才准备休息一下。却发现若风一直盯着自己,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看什么呢?」转过身,望忧好奇的看着他。

  可是,若风却是一言不发。指腹拂过望忧的眉心,慢慢的沿着脸颊,一路停驻在了红唇之上。

  「我以为,我们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了。」想起之前他怎么都无法找到望忧,若风到现在还有些心慌。

  望忧没有说话,而是主动的送上了自己的红唇。

  温软的唇相贴,分享着彼此的气息。

  如今的望忧决心忘记所有在台北发生的一切。从今以後,她只有两个叔叔,其他的感情都不存在!

  这几天,她不敢去理清楚对於莫凡天和莫凡宇是什么感情。她只知道,她和若风要定下了了。那么,她就不应该想其他的,专心的和若风在一起!

  若风也察觉到了望忧的变化。他什么都不问,只是等着有一天若是她愿意了,就将一切告诉他。否则,他宁愿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两个人正吻的难解难分,谁知门突然被打开。

  望忧受惊的推开了若风,而若风则是看向门口。本有些不满的情绪,在看到进来的人是段彦奇以後立刻消失。

  「爸爸……」有些不好意的看了看已经几乎躲进了被子中的望忧,艰难的叫了一声。

  段彦奇怎么会没有看到刚才他们在做什么!可是,他只是一言不发的将手中的电话交给了若风。

  「莫家的电话。」说完,转身离开。

  望忧这才敢探出头,接过了电话。若风则是好笑的搂着望忧,想起了刚才的尴尬。

  段彦奇关上门,听到了房内传来望忧柔柔的声音。他知道是莫家打来询问望忧住的可好的电话。

  这些明明不需要他亲自送来,可是在听到管家说若风和望忧单独相处於一个房间时,他竟然鬼使神差的就进去了!

  刚才的那一幕,他全部看在眼中。他们两个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接吻罢了。可是,只是如此他竟然发现自己也有了怒气!

  不自觉地,段彦奇想起来刚才在雪地中欢笑着玩闹的望忧。她沾了雪花的容颜,显得明媚动人。

  就如同第一次见到她一样,她脸上的笑容很美。虽然立刻转而代替是误会後的震惊愤怒。可是,他依旧记得那一抹笑容。

  倒抽一口气,段彦奇这才发现自己的思绪竟然全部被望忧左右!

  「该死的!我在想什么!」打开了文件,段彦奇让自己的心思全部放在文件上。

  至於房内的若风和望忧自然不知道这一切。

  打完了电话,望忧笑嘻嘻的看着若风。

  「你下次要记得锁门,好尴尬啊!」一想到刚才被段彦奇看到他们的亲热,她就觉得尴尬。

  「我会记得,我都忘了我的忘儿还是未经世事的小女孩呢。」

  本来带着一句玩笑的话,却给望忧带来了冲击。

  望忧脸上的笑容卸下,转而是苍白。她想起了现在的自己,根本已经不是小女孩了。她的身子早已和莫凡天以及莫凡宇发生了多少次的关系!

  「忘儿,你怎么了?是不是我说的不好听?」若风吓了一跳,小心翼翼的担心自己又说错了什么。

  望忧摇摇头,咬着唇看着若风。这件事情他早晚会发现了,若是真的决定在一起,她还是要说出来。

  「若风……我……我已经不是……不是小女孩了……」艰涩的说完,望忧将自己转向了窗外,看着已经起雾的窗子。

  若风先是一愣,随即嘴角的笑意慢慢褪下。他怎么会不明白望忧的意思。
  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望忧,若风有一瞬间的愤怒。可是愤怒之後,却是有些伤痛以及无奈。

  「我不知道你在台湾发生了什么事情。若是那时候我找到你解释,或许就不会如此了。忘儿,我爱的是你。无论你是女孩还是女人,都是我心爱之人。」
  比起失去她,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

  「若风……对不起……」对於这么包容她的若风,望忧很是愧疚,「若是有一天等我克服了这个魔障,我会将一切都告诉你的。」

  现在的她还是无法克服,因为他们是她的叔叔!

  若风搂住了望忧,让她在自己的温暖中得到安慰。

  有这句话,他也满足了。至少这代表着她是在乎他的!

              第02章触动1

  今天若风因为有些事情,所以不在家。望忧以为会自己一个人度过,谁知却发现段彦奇也在。

  「伯父。」望忧对於段彦奇还是有一些局促以及害怕。

  第一,他是自己男友的父亲。第二,段彦奇看起来一直很严肃。

  「若风去了公司,晚上会回来。」段彦奇放下手中的报纸,算是和煦的告知望忧。

  望忧点点头,无奈此刻若是离开一定很不礼貌。只能选了一旁的沙发坐下,却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做什么。

  段彦奇阅人无数,自然也看得出望忧的不安。

  「你似乎很怕我?」除了这一点,他不作他想。

  「没……没有啊。」望忧摇摇头,对他的感觉更多的是尊敬罢了。

  「那你为何如此的不安?」段彦奇发现该死的一点都不想看到这样子的望忧。
  如同自己会吃了他一样,每次见到他都是躲在若风身後。

  「额……您是若风的爸爸,所以也如同我的长辈。」立刻正襟危坐,望忧礼貌的回答段彦奇。

  见望忧如此的严肃,段彦奇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难道你在家也是这么严肃吗?我只是若风的父亲,你不要这么的拘谨。」
  如果此刻没有人,望忧绝对会大笑。

  被一个看起来就很严肃的人说自己严肃,那种感觉也太好笑了。

  「我严肃?明明是你比较严肃吧……」小女儿的娇态出来,望忧喃喃的瞄了段彦奇一眼。可是她不敢大声说出口。

  可是她却不知道,段彦奇的听力奇好,只是这样子也能听到。

  不自觉的,他的嘴角扬起了美丽的弧度。

  「若风一直叫你望儿,是因为你叫莫望忧才这么称呼的?」段彦奇此刻就如同闲聊一眼,全身放松的靠在沙发上。

  「不是,是忘记的忘。我家人希望我可以忘记忧愁,所以小名就叫忘儿。而我的全名,我爷爷说,是莫要望见忧愁的意思。其实,无论如何他们还是希望我可以无忧无虑。」望忧比划着,竟然拉起了段彦奇的手,在他掌心写下自己的名字区别。

  指甲轻轻的划过掌心,一双白皙的小手握着自己的手,那一刻段彦奇只觉得一股酥麻的感觉流过全身,直入心房。

  出神的看着眼前低着头诉说着自己名字由来,只是一会会就褪去了局促的女孩子。不自觉的,他收回了手,微微握紧。

  望忧也立刻意识到,自己此刻如此的贴近段彦奇,甚至竟然就这么拉着他的手!

  立刻尴尬的一笑,退到了沙发的边缘,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家人很疼爱你。」段彦奇首先打破了这个凝滞的气氛。

  望忧恢复笑容,用力的点点头。

  外面的雪花依旧飘散,屋内却已经暖烘烘的。望忧逐渐放下了所有的拘束,就如同对待自己的父母一样的同段彦奇聊天。

  而段彦奇也做了一个最好的倾听着,听着望忧述说着自己遇到的有趣事情,看着她一边比手画脚的演练。她脸上的笑容璀璨万分,而他嘴角的弧度也没有落下。

  望忧说了许久,才发现从始至终几乎都是自己一个人再说,段彦奇一直很安静。

  「额……我是不是很吵?」不好意思的坐下来,望忧喝了一口水,小心的看了段彦奇一眼。

  「不会。你在家也是这样子……恩,一直很快乐的很愉悦?」段彦奇发现,望忧几乎都是挂着笑意的,无论是浅笑还是大笑。

  望忧想了想,终於点点头。只要她想通了一件事情,就不会愁着脸。

  室内又一次陷入了安静,望忧转过头看到了窗外。外面的雪花小了一些,天地一片白茫茫。

  「哇!好美啊!好久没有看到过那么大的雪了!」望忧跑到床边,打开了窗子。

  寒冷的风灌入,还带入了几片细碎的雪花,可是她却一点都不觉得冷。伸手抓住掌心,一会儿便成了水滴。

  段彦奇走到望忧身边,看见的是她一脸的迷恋。

  「你知道谁最喜欢下雪吗?」学着望忧一样,抓了一片雪置於掌心。

  望忧疑惑的侧头看着他,摇了摇头。

  「是狗。知道到了下雪,狗就会很兴奋。」嘴角的弧度加深,一片片的雪花落於两人的衣衫上。

  「真的假的?!不会吧!」望忧惊呼,可是越想越不对,「啊!你的意思是我和狗狗一样咯?」

  谁知,段彦奇大笑出声,很明显是在损她。

  「哇!你好坏!竟然暗指我是狗狗!」望忧嘴上是这么责备,可是样子确是娇嗔的瞪了段彦奇一眼,可是却看到他的掌心,「咦!你手中的雪花怎么没有融化!」

  她手心的雪花早已成了水滴,可是段彦奇的雪花还是栩栩如生的样子。
  望忧好奇的抓过他的手,这一次手掌完全碰到了他的手心。她这才发现,他的手就如同冰一样冷。

  「伯父的手……好冷。」这么说着,望忧却将自己双手将段彦奇的手掌合在了手心,「不要紧,我来温暖你咯!」

  段彦奇看着眼前笑呵呵的望忧。

  他的手一向冰冷,可是如今却传来阵阵的暖意。看着她为自己呵气,而後搓热着自己的手。酥麻的感觉,夹杂着微妙的心情,不断冲击着他。

              第02章触动2

  「我爸爸的手也是一年四季都很冷,可是我不同,我一直很温暖。所以啊,每次我都会温暖我爸爸。」望忧老练的继续温暖段彦奇,果然不久之後他的手也有了一些温度。

  段彦奇怔怔的看着直到自己胸口的黑色头顶,她依旧专注於怎么温暖他。
  「是吗?」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对啊!」望忧重重的点头,笑着抬起头,「你看,是不是热……了……」
  嘴角的笑意有些僵住,因为望忧发现段彦奇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他眼中的黝黑如同一个黑色的漩涡,将她的心智一点一点的吸进去一样。

  那张笑颜撞入眼中,却似乎撞入了他的胸口。不自觉的,将自己已经被温暖的手伸向了她的腰肢。一个用力,将有些呆滞的望忧揽入了怀中。低头靠在她的颈项,呼吸到的是她带着淡淡水果味的体香。

  望忧被这一连串的动作早已经震惊的有些失神,直到一股冰冷的风灌入她的身子。

  惊吓的回神,用力的推开了身前的段彦奇。带着些惊诧和害怕的看着他,早已经离他几步远。

  段彦奇也回神,却见望忧似乎避开洪水猛兽一样的远离自己。随後,他看到了她眼中的一些惧怕。心不知道为何,传来微微的痛意。

  「伯父……你……」望忧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对不起,我逾越了。」段彦奇立刻道歉,「或许是你那样子太像是我的女儿,我的孩子了。所以我忍不住想要抱抱你。」

  可是,他心里很清楚。刚才掠过的一样,以及心中的撼动,不是这个感觉的!
  「哦,哦,原来如此!呵呵,我还以为……呵呵,没事没事。那如果伯父以後还是冷,就让我来温暖你吧!」望忧一听,紧张的心放松。

  笑着和段彦奇开玩笑,没有了那一瞬间的担心。

  关上了窗,两人再一次坐下来,东拉西扯的聊天。

  望忧完全没有拘束了,就如同在自己家里一样。至於段彦奇,却是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他只看到那一张一直微笑的脸,看着她舞动的小手。

  不自觉的,一只手抚上了刚才被她温暖过的掌心。那里似乎还残留着她的热气,以及她淡淡的体香。

  一直到若风回来,就见到了已经和段彦奇打成一片的望忧。虽然,几乎都是望忧再说。不过若风很清楚,他爸爸愿意听已经不错了。

  吃好了晚饭,若风进了书房向段彦奇报告今日的工作情况。两人一直聊到了很晚,终於段彦奇承认了若风今天的办事能力。

  「爸爸,这几天忘儿不是住在这里嘛。我想这几天多陪陪她,可是吗?」若风好不容易同望忧冰释前嫌,自然希望可以和她多多相处。

  对於这一点,段彦奇自然是知道。可是一想到,自己不在家的时候,他们两个在一起不知道会做什么事情。

  只要这么一想到,他竟然就有说不出的怒气!

  「你们两个以後是机会。最近有好几个会议,正好是锻炼你的机会。」段彦奇严肃的将文件交给若风,意思也就是他需要继续去公司。

  「可是……」

  「若风!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你现在已经是经理了。之前你为了找忘儿,我可以放任你。现在你已经找了,也该想着工作了。」沈下了声,段彦奇的脸色并不怎么好看。

  若风见到自己的父亲这个脸色,也不敢再说其他的,只能点头答应。

  直到若风出去,段彦奇在卸去脸上的严肃。却而代之的有些失神的沈思,脑中浮现的是刚才望忧的模样。

  她笑着的样子,她有些娇嗔的样子,她沈思的样子,各种各样,却不都是她的模样!

  抽吸一口气,段彦奇回神发现自己想的竟然是望忧的时候,心中只有震撼!
  她是他儿子的女友,也是他未来的妻子!而他这个做父亲的,脑中竟然只想着这个未来的媳妇!他是疯了吗!

  有些痛苦的抱着头,段彦奇只想要忘记此刻脑中出现的女孩。可是,无论怎么去阻止,却还是忘不了那一颦一笑。

              第02章触动3

  最近几天,若风都很忙碌。对於这一点望忧倒是可以理解,毕竟他现在一直跟着段彦奇到公司处理事情。

  无奈的她只能一个人玩雪。雪终於停了,可是温度依旧还是没有回升,天灰蒙蒙的,不知道会不会继续下。

  「小姐,天气太冷了,您要不要进去暖和一点?」管家看着望忧已经呆在屋外半个小时了,怕她冻着。

  「没事,也不知道明天还会不会下雪。趁现在天气不错,能玩则玩咯!」望忧笑嘻嘻的继续对着雪人。

  那日和若风的雪人还没有融化,反而倒是盖上了更多的雪花。此刻自己堆得这个更加的大一点,也想装饰的更加好看一点。

  「天气预报说,明天开始雪停了。」管家好心的提醒。

  「这样子啊,那我更要乘此机会堆几个了!要不然明天都融化了,可就不好玩了!」

  望忧说着,也不顾管家的阻拦,再一次用自己红彤彤的手堆砌着。

  管家见望忧正在兴头上,也不好去打扰。不过,看此刻望忧已经出了一层薄汗的额头,他需要担心的是等她停下来的时候不能着凉。

  没有了管家的唠叨,望忧更加自在的一个人玩起来。给雪人装上了眼睛和鼻子,又稍微修饰了一下之前做的两个雪人。

  当段彦奇先行回来时,只看到望忧一个人玩的起劲。

  也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事情,竟然对着雪人咯咯直笑。还拿了相机无聊的为雪人拍照,甚至对着天空乱拍。那一刻,段彦奇只觉得自己的心完全的被她吸引。
  望忧转身时,见到了段彦奇。

  「伯父!你快来呀!」对着段彦奇招手,望忧没有半分的怕生。

  段彦奇皱眉,对於她的称呼,竟有些不满。但是脚步还是随着她的呼唤走到了她身边。

  「你在外面呆了多久?」见她一脸的通红,段彦奇有些皱眉。

  望忧吐吐舌头,却将手中的相机交给了他。

  「哎呀,这个不重要!快点帮我拍照,我要和雪人合影!」说着,人早已跑到了雪人边上。

  段彦奇无奈,按着望忧的要求,一一的为她拍照。拍了好多张,他才发现多了一个雪人出来。

  「之前只有两个,你刚才又堆了一个?」看着那个比较大的雪人,段彦奇将相机交给了望忧。

  「对呀!你看看你看看!」望忧拉着他的手跑到雪人边上,「这个长的比较好看的是我,这个比较难看的是若风。至於这个最大的,是你哦!所以说,现在我们三个都一起在相机里拉!」

  说着,望忧摇晃着手中的相机。段彦奇看了看三个雪人,又看了看望忧的笑脸。他们的手此刻还紧紧的牵着,他的心却出现了不该有的狂跳。

  望忧还在笑着,可是他却已经笑不出来。

  他那一刻明白了自己的感觉。

  他对望忧动了心!对自己儿子的女友动了心!对一个可以做自己女儿的孩子动了心!

  望忧还在笑着,而他却是木然的任由着她拉着。看着她勾着自己,让管家为他们和雪人拍照。看着她将他安排在雪人旁边,为他拍照。

  他的眼中只有她,他看到的只是她的笑容。

  「你……快点去洗澡,待会儿若风就要回来了!」说完,段彦奇头也不回的离开。

  此刻的他无法面对望忧,他怕自己克制不住!他怕自己会再一次抱住她,甚至做更加过分的事情!

  回到了自己的房内,段彦奇几乎是不敢置信自己的感情!

  将自己抛入大床,可是脑中却依旧只有望忧的身影!

  他不可以爱她,不可以想她!再过不久,她就要和若风订婚!再过不久,她就是他的媳妇了啊!

  可是……他却做不到!

  突然,发现自己手中竟然拿着相机!这才想起刚才望忧是将相机给他,让他拍照的!可是,他却转身离开了!

  那一刻,他有一种冲动,想要砸了相机。可最後,却是打开了刚才的照片。
  照片中的望忧满脸的微笑,勾着自己的手臂,和自己是如此的亲密。

  指腹不自觉的抚上了那张容颜,脑海中却是浮现着她的红唇中吐出的爱语,她柔软的身子依偎在自己的怀中!

  「段彦奇!你疯了吗!她就如同你的女儿啊!不准想了!不可以再想了!」
  大声的嘶吼着,却怎么都无法赶去心中的感情!

  绝望的闭上眼,他终於不得不承认,或许在不知不觉中,他早已动心。
  不自觉的抚上自己的掌心,那里曾经残留着她的温暖。他的手臂上,也曾有过她的香气。

  可是……她却是他的禁忌,他不能碰的禁忌!

  不说她是若风的女友。只是他们的年纪,就已经不相配。

  就算没有若风,她的身边应该也是围绕着年龄相仿的许多优秀男子吧。
  而他呢,他只是一个曾经结过婚,甚至都有一个比她还大一些的儿子!
  他不可以爱!也不能爱!

              第02章触动4

  站在园中的望忧愣愣的看着段彦奇拿着相机离开,可是他脸上似乎没有不高兴啊。

  「小姐,快点进去吧,外面冷。」

  耳畔传来管家的提醒,望忧这才回神。

  「管家伯伯,你说为什么伯父拿着相机突然走了呢?难道,是我惹怒他了?」可是,刚才他们还很开心呀!

  「这个……或许是老爷突然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老爷一向很冷静,一定是有什么突发事件!」管家也不太清楚。

  望忧想了想,觉得很有可能。

  只要段彦奇不是生她的气就可以了!所以,望忧恢复了笑脸,高高兴兴的回房去洗澡。也准备待会儿去找段彦奇,问他要回相机。

  只是,该没有等望忧去问他要,若风已经回来了。自然,她的心思也在若风身上。

  知道吃晚饭时,才发现只有自己和若风。

  「咦,伯父呢?」疑惑的看着若风。

  「爸爸刚才说公司有些事情,这几天都不回来了。」若风也有些奇怪。
  刚才他一回来就被找去,然後就听自己的父亲说了一些教育的话。接着他就说有急事,这几天都不在家中。

  「是不是公司除了什么事情呀?刚才下午明明还好好的,可是伯父却突然离开去了书房。」望忧有些担心的吃着饭。

  听望忧这么一说,若风也开始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儿。

  「这几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对此,我还奇怪呢。难道,是有什么工程或者方案是我不知道的?」

  和望忧对看一眼,两人都是疑惑。可是他们也不敢去直接问段彦奇,只能将疑惑放在心里。

  他们哪里知道,已经明确了自己感情的段彦奇根本呆不下去!

  只要一想到自己爱上的人是谁,他就觉得不应该!但是一想到她还会和若风亲亲我我,更是呆不下去!

  「对了!若风,你明天去公司帮我问一下伯父。刚才我们在拍照嘛,你问问看他相机放在哪里。我想把里面的照片冲印出来。」

  想起了下午的照片,望忧认真的看着若风。

  若风点点头,望忧要的,他自然是会帮她达成。

  窗外的天气越来越晴朗,不知不觉雪也开始融化。

  过完了新年的望忧一直出现在段家,几乎可以说和段若风已经是出双入对。
  只是,她发现自从那日以後,几乎再也没有见到段彦奇。听若风说,除了新年那一天,他几乎已经住在了公司。不过,连他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事情这么的紧急。

  不过,此刻若风更要安抚的却是望忧的不满。

  「忘儿……对不起,不忘记了今天有应酬的!你不要生气,好不好?」若风陪着笑脸,不断的讨好着。

  原来今天若风将望忧接来,却接到了段彦奇的提醒。他今晚早已订好了要出席一个宴会,可是若风却忘记了这件事情。

  「你说好今天陪我!可是呢,你看看你自己,竟然我忘记!现在好了,我不能回去了!你就让我一个人住在你家吗!」望忧越想越不开心,转过头不理若风。
  若风绕着望忧团团转,突然想起现在时间还早。

  「现在还早,不如我立刻送你回家,你看如何?」

  望忧一愣,看了看还没有下山的夕阳。脸色有些难看,紧咬着唇,摇了摇头。
  「你……怎么了?」若风见她如此,有些担心。

  「哎呀!你管你去应酬,我一个人就一个人,你不要管我了!」望忧几乎有些歇斯底里。

  她不可能回家去的!至少,今天不可能回去。

  若风从来没有见到过望忧如此的样子,以为她是生自己的气。

  「好好好,那我不去了,我去和爸爸说一声。」说着,若风立刻起身准备拿电话。

  望忧一听,知道他误会了。

  「等等!」一把拉住了他,「我不是在和你赌气。反正……反正我今天不想回去。你去应酬吧,我没有关系的。」

  若风看着拉住自己手的望忧,见她眼中的确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也不好多问。

  「好好好,我们不回去。」他估计望忧是和家里吵架了,才会不想回去,「可是,你一个人,真的没有问题吗?」

  望忧平复了情绪,却见若风担心的样子,突然笑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再说了你家还有下人和管家在呀。」

  若风对於望忧突然的脾气有些哭笑不得,只能轻轻的刮了她鼻尖一下。
  「你呀!还说不是小孩子,一会儿生气一会儿好的。」

  「哼!你快去应酬啦!哪里那么罗嗦的!」

  望忧被他说得不好意思了,将他硬是推出了门。

  若风倒是也真的要走了,只能叮嘱着望忧几句,而後依依不舍的离开。
  望忧关上了门,走到了窗口,看着若风的车子消失在了夕阳之下。

  靠着落地窗,身子慢慢的滑下。望忧想起了今日出来之前,爷爷和姑婆对她说的话。

  他们说,过几天莫凡天和莫凡宇准备来上海。

  爷爷说,那天他们打电话过来,还提到一定要让她带他们去逛逛。

  闭上眼,被遗忘的那一切记忆似乎再一次回到脑海。

  她可以忘记痛苦,忘记折磨,可是却忘不了莫凡天和莫凡宇最後的告白。
  他们要来了……而她也答应过他们,会带他们去游览的!

  她该怎么办呢?再和他们见面,她真的能冷静自处吗?

  苦笑着,她现在习惯着将自己卷入厚重的窗帘之中。微弱的金色光芒与她隔绝,她的世界只有沈寂的黑色。

  爷爷说,莫凡天和莫凡宇今晚还会打电话来。可是,她却选择了逃离!
  如果是以前的她,一定可以坦然的吧……可是……现在的她,却已经变了。
  若风不知道,爷爷不知道,爸爸妈妈也不知道,没有人知道……除了她自己。
  一个人吃过了晚饭,问管家要了一瓶酒,望忧只想让自己一醉方休。

  一杯一杯的灌下去,她知道举杯浇愁愁更愁,可是,此刻的她却只能如此折磨自己!

  她想要让自己醉了,就可以忘记。忘记他们的告白,忘记他们是她的叔叔,也忘记……

  自己不知道何时,竟然也有了异样的感情!

  直到最後,她已经喝得不知今夕是何夕,意识却还是很清晰。

  「为什么你们要来呢?我们做亲戚不是很好吗?」

  摇摇晃晃的跌在床上,望忧眼中只留下痛苦。

  「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呢?」

  泪水不自觉的留下,她的心却微微的痛了。

  她爱的是若风啊!可是为何,她还会思念莫凡天和莫凡宇!

  她强迫自己去忘记,也似乎是忘记了!

  可是,直到昨日爷爷提起,她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中,她还是不能忘记他们!

  哭着,呢喃着,意识终於开始模糊。

  直到最後,望忧陷入了浑浑噩噩的朦胧中。

           第03章鬼迷心窍的疯狂1

  段彦奇接到若风的电话,说是望忧可能一个人怕呆在家里。

  所以,此刻的他因为这一句话,匆匆的赶回家。

  他很清楚,这几天他怕见到望忧。他怕自己克制不了感情,也怕见到望忧和若风的亲密。可是,当真的想到见面时,他却又有了期盼。

  谁知,他回到家,却听管家说望忧睡了。

  回了房间,想着望忧,想着自己不该有的感情。终究忍受不了这种心爱之人就在隔壁,而他却无能为力的痛苦。

  拿出了珍藏的烈酒,一杯杯的灌下去。直到自己已经开始有些醉意,才准备入睡。

  可是,真的躺下了,却怎么都睡不着。

  心中有一个呼唤,去看望忧一眼,只是一眼就好!

  如同着了魔一样,段彦奇终於还是起身,走向了望忧的房间。

  一开门,闻到的却是浓浓的酒味。而床上本该安睡的人影却不在,而是倒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忘儿!你这是怎么了?」段彦奇立刻走上前,将望忧扶起。

  望忧的意识早已迷离,眼见着一张容颜,混沌的脑子已分不清楚是谁。她的最深处的理智应该是清醒的,但她的双眸却无法分辨,更或者,她是故意不想去分辨出来。

  回来的越久,心里面压抑的矛盾也越深。

  「若风……」将段彦奇认作了若风,望忧将自己完全的埋入了他怀中。
  如果此刻望忧能够稍微不被心里面的矛盾所控制,一定会发现怀中男人的气息和自己的男友完全不一样。在抓着的人,是一个完全成熟的男人。

  听到望忧那一句呼唤时,段彦奇立刻意识到她认错了人。

  看着烂醉如泥的望忧,他并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先抱起她,让她安睡在床上。

  淡淡酒气混合着她的体香,让段彦奇有些意乱情迷。她的双眸迷离,软软的好像能够让他为所欲为,温暖的身子就这么在他的怀中。

  不!她是他儿子的女友,他不可以这么想!一次次的告诫自己,段彦奇好不容易恢复了神智。

  「我给你去倒些茶。」说着准备离去。

  「不要走……不要……」望忧以为若风要离开自己,下意识的拉住了那人的手,「我不要喝茶!不要……你陪我……」

  段彦奇哪里抗拒得了此刻望忧的呢喃,立刻俯下了身子。

  「好,好,我不走,不走。」明知道她认错了人,可是他却还是不想纠正。
  已经混乱的望忧开始抽泣,脑中想到的是自己对不起若风。扑在了身前的人怀中,发出一声声低低的呜咽声。

  段彦奇一愣,没有想到望忧会哭,急忙安慰。

  「忘儿,你醉了,睡一觉就好了,睡了,好不好?」

  「不好!我不要睡!不要……」听不进任何话语,此刻的她只想要哭,「对不起……若风……对不起……对不起……」

  听着望忧的哭泣,段彦奇痛苦的闭上了眼。

  他只能将自己当做是若风,柔声安慰望忧。有那么一刻,他多么想将她摇醒,告诉她,他不是段若风。可是,一见到她迷醉的样子,就算叫醒了又能如何呢?
  「忘儿……别哭了……睡吧。」有些干涩的安慰,想将她拉离自己的怀抱。
  谁知望忧却死死的抱着他,在他怀中摇头。

  「忘儿!你做什么!」段彦奇被她突然的动作大惊,看着她的小手拉扯着自己的衣服。

  「若风……要我,我要你……」她自知对不起若风,只想要用这个方式补偿他。

  她未和若风发生过关系,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她早已不是处子。或许如今让他知道了也好,这样子他就可以有一个选择了。

  「不可以!忘儿!你疯了吗!你知道我是谁吗?快放手!」段彦奇嘴上阻止着,可是手却根本没有力气去推开她。

  「若风……若风……对不起……我爱你……」

  她是爱着若风的,她的感情是给了自己的男友的!所以,她要把自己给若风。意识迷离,眼睛渐渐睁不开,但心里头券盘踞着这个唯一的念头。

  红唇寻觅着,终於找到了温软的感觉。将自己献给了眼前的男人,衣衫渐渐的褪去。

  段彦奇很清楚他呼唤的是谁,那一声声充满了爱意的呼唤,并不是自己!
  可是,当『我爱你』三个字敲入脑中时,他已经没有了理智。

  被动的他化为了主动,贪婪的吸吮着她口中的甜美。带着淡淡酒气混合她的体香,简直是在考验他的理智。他的感情来得太快已经让他措手不及,可如今碰触到了她的红唇,更是将他所有的情欲都勾了出来。

  大掌游移着,将她的衣衫一件件除去。

  「忘儿……忘儿……我也爱你,爱你……」

  他知道此刻的自己已经完全被鬼迷了心智,可他不想放开她。在他怀中的女子是如此的美好,他想要拥有她!

           第03章鬼迷心窍的疯狂2

  再一次堵住了她的唇,唇舌在她的口中翻搅,将柔软的小舌含入口中吸吮。大掌覆上了她饱满的酥胸,轻柔的搓揉。令人着迷的温软让他忍不住加重力道,挤压着白皙的乳肉。唇沿着白皙的颈子往下,直至含住了嫣红的蓓蕾。

  「嗯唔……」望忧轻柔的嘤咛了一声,双腿缠住了在她腿间的男人腰肢。她是爱他的!她是爱着若风的,所以才愿意给他的!

  「哦……忘儿……」

  被他缠住了腰肢,段彦奇几乎快要疯狂。胯间的欲望狰狞肿胀,仿佛是在叫嚣着要快意驰骋。巨大的龟头在柔软的花唇见不断的厮磨着,却迟迟没有进入。
  放开了一颗蓓蕾改为喜欢另外一颗,大掌也滑至了她的腿心,该用指腹厮磨着花唇。细细的抚着柔软的皱褶,慢慢的摸上了花蒂。分开了层层的花瓣,摁压在了凸起的花核之上。

  「啊恩……」酒精影响加上身体的刺激让望忧软软的躺在床上,由於是心里自愿给身前的男人,所以她没有一点点的挣扎,甚至将自己的双腿打开。

  「忘儿,叫我段……忘儿……」重新吻回了她的颈项,段彦奇在她的耳畔吐着灼热的呼吸。他不能告诉她,他是段彦奇,却不想听到她在自己的身下呼唤着另外一个男人。

  「段……啊恩……段……」心里头掠过了一丝奇怪,却被紧接着而来的热浪所淹没,按照他说的呼唤着呻吟着。

  指尖的挑逗更加激烈,来回的碾压爱抚花核,慢慢的将手指滑入了花唇见,探入了幽蜜的甬道之内。

  「啊恩……啊啊……」望忧只剩下呻吟,只觉得身前的男人手法好熟练。很想睁开眼睛看看,却因为一波波的快感让她意识更加的迷茫。

  花心已渗出了蜜汁,段彦奇立刻抽出了手指,将早已蠢蠢欲动的分身顶在了花唇之上。她的身子虽然有了准备却依然格外的窄小,让他无法立刻就进入。硕大的龟头一点点的积压在紧致的蜜穴口,指腹不断的抚着花核。

  「忘儿,别紧张,放松点。」一边轻柔的安抚着,一边用手指抚摸着她敏感之处,他的额头已渗出了汗珠。

  「啊……啊恩……啊啊……」

  在他的安抚下,她的身体放松下来,见此段彦奇立刻挺动腰杆将分身撞入其中。突然身体被完全的撑满,让望忧忍不住娇吟出声。

  之前在台湾的时候她早就被两个叔叔调教的身体很容易起反应,现在碰到的又是段彦奇这个情场老手,身体不自觉的开始迎合了上去。

  段彦奇无法置信身下女子的身子是如此的美好,紧致的嫩肉将他一寸寸的包裹住,死死地绞着他的欲望。稍微的慢慢抽送,甚至能感觉到那甬道的蜜汁不断的润滑着他,酥酥麻麻的电流自龟头一直流入四肢百骸。

  「哦……忘儿……忘儿……」

  再也无法克制,大掌扶住了纤细的腰肢,开始了最原始的嘶吼和撞击。胯部重重的撞击在了她的耻骨之上,肉与肉的拍打发出了啪啪啪的声音。

  他的手指不断的来回在她的花蒂花核之间厮磨着,唇舌舔舐着她的唇瓣酥乳,多重的刺激让望忧完全被情欲所控制,弓起了腰肢努力的去迎合上前的男人。
  「啊恩……啊啊……若风……慢点啊……啊恩……」

  迷离的意识让她忘记了刚才段彦奇的话,忍不住呼唤起了男友的名字。
  那一瞬间,段彦奇停止了所有的动作。被欲望遮掩的黑眸有了一丝的情绪,凝望着身下的女孩。他不是她所期待的那个人,可他却舍不得放手。他这是在做什么?和自己的儿子抢女人吗?

  可就是算是如此,他也不想这么轻易的错过了她!

  「嗯唔……」空虚的身体被他挑起了欲望,却一下子被冷落,让望忧忍不住自己扭动了起来。小腹微微的收紧,甬道里的嫩肉开始吸吮起了里头那粗大的分身。

  「哦……忘儿!」理智被欲望再次击碎,索性将她的双腿架在了肩上,疯狂的驰骋在她的体内。

  「啊恩……啊啊……慢点啊……啊恩……」

  「忘儿……忘儿……」

  嘶吼着的男人只感觉自己的分身好似在她的体内扎了根一样,始终都不想离开那温热的蜜穴。甚至他都能看到她的花唇正在努力的吞吐着他的分身,随着他每一次的抽离都能将蜜穴中的蜜汁带出,却又被他用力的撞击回去。

  疯狂的在她体内连续释放了三次,这才将已经失去了意识的望忧放开。当分身抽出蜜穴的一瞬间,发出了啵的一声。浑浊的爱液自她的腿心溢出,沾染上了花唇显得更加的淫靡。

  原本有些消退欲望的男人被眼前的一幕迷惑了双眼,再一次将还未软下的分身滑入了早已红肿湿滑的甬道内。

  「嗯唔……」在一片黑甜的梦中的望忧咕哝了一声。

  只是,她心底的意识却很模糊。在她身上的男人到底是谁?是若风吗?还是……她的两个叔叔呢?

  此刻的她没有理智能够控制自己,才能听到心底不断传来的矛盾的声音。
  房内依旧充斥着酒味,却带着一些欢爱的气息。

  那一夜,若风没有回来,而段彦奇也未曾离开过望忧的房间。

           第03章鬼迷心窍的疯狂3

  他很清楚自己身下的是谁,他没有醉,醉的是望忧。他也很清楚,她要的人是若风,她呼唤的也是若风。

  可是,他却做了自己儿子的替身。只因为,他爱她。若是可以留下一个痕迹,哪怕她只属於他一夜,他也会心满意足。

  带着浑身的汗湿,段彦奇小心翼翼的搂着望忧。见她满脸潮红还未退去,白皙的身子上布满了自己太过用力的红痕。

  「忘儿……」不自觉的笑了,动情的呼唤着她。

  望忧微微动了一下,似乎感觉到有人呼唤着自己,可是她真的太累了。
  「恩……若风……」

  那两个字,深深的插入段彦奇的心房。闭上眼,他只是默默地承受着钻心的痛。

  她不爱他,她爱的是若风。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身旁的人是谁,可是他却还是利用了她。

  整整一夜,段彦奇未曾睡着。

  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醒来後的望忧,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感情。他不想离开,因为心爱之人就在他怀中。

  一夜……也好的。就这么看着她一夜,对他也是一种满足。

  紧紧的搂住怀中的身子,痴痴的看着那张如雪容颜。天色渐渐明亮,而他却还是不知足的看着。

  望忧慢慢有了意识,只觉得自己的头好痛,身子却是又累又酸。

  「唔……痛……」抱着头,望忧慢慢让自己清醒。

  果然,宿醉的感觉真的很难受。昨晚她就不应该喝酒的!

  身子传来的酸楚却让她莫名,难道她醉了是做过什么吗?

  好不容易,终於睁开了眼。

  望忧一动,段彦奇就知道她醒了。可是,他不能离去,也不敢出声。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只能放开了她,看着她慢慢张开眼。

  「你……」还未清醒的望忧第一眼看到眼前的人,有一瞬间以为是若风,「你回来了?」

  段彦奇不敢开口,因为他知道望忧此刻有些迷糊,所以认错了。

  摇晃着微痛的脑袋,终於开始运作。

  「啊!你……你……」终於看清楚眼前的不是若风!他昨天说过不回来的!也就是说,他是段彦奇!

  「忘儿!你听我说!我……我……」段彦奇却词穷了。

  他能说什么?趁着她睡着了,和她发生关系?明知道她要的不是自己,却还是傻得去做替身?

  原来……他什么都说不了。

  望忧看着他一脸的为难,慢慢意识到了自己的赤裸!惊恐的拉过了被子围上,却发现他同样的赤裸!

  「你……我们……我们……」倒抽一口气,她终於明白了自己酸楚的感觉是哪里来的!

  「不是的!昨晚我只是来看看你睡的是不是安稳!没想到……我……」段彦奇第一次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一个人,不知道如何去解释。

  望忧随着他的话,脑中有了些模糊的意识。

  昨晚的确有人到了她房间,还有人将她抱上床。

  然後……她拉着那个人……呼唤着……挣扎着……衣服扯去……然後……
  望忧不敢再想下去!因为昨晚是她主动!她将段彦奇认作了若风!她拉着人家,甚至是她主动的做了一切!

  她本来只是想让若风知道自己的身子……可是如今,却陷入了又一个困局……

  为什么,终於离开了莫凡天和莫凡宇。如今的她,却又和若风的父亲……
  不自觉的,眼泪滑落。

  「你……别哭啊!是我不好!昨晚是我!都是我的错!对不起,你不要哭啊!」一见望忧哭了,段彦奇心疼万分,连忙想要上前安慰。

  「你不要过来!你走!走啊!」现在的她需要好好冷静一下,一个人冷静一下。

  「可是……」

  「走啊!求你,先出去,好不好?求你……」紧紧的拢着裹在身上的被子,望忧已经泣不成声。

  「好!我走,我走!你……你不要哭了,我走!」段彦奇不敢上前,只能披上地上的衣衫。

  有些犹豫的走向门口,却见望忧还是呆坐着哭泣。不敢再逗留,立刻关门离去。

  望忧只是一个人哭泣着。身上的痕迹,以及屋内未曾散去的气味,一切都告诉了她昨晚发生了什么。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紧紧的抱着自己,望忧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是她昨晚喝醉了!是她昨晚认错了人!是她昨晚主动的!

  一切,都是因为她!

  突然,床头的手机响起。熟悉的音乐,告诉她是若风的电话。

  静静地看着闪动的屏幕,许久许久之後,一只小手才从被子中探出拿起。
  「若风……」颤抖的声音,是她克制着不让他听出自己的异样。

  (忘儿?你没事吧?怎么声音怪怪的?)一夜未见,他非常想念望忧。可是此刻,他却觉得她的声音有些奇怪。

  「没……没事……我还没有睡醒。」强迫自己露出笑脸,这才让声音正常了一些,「怎么了?你忙完了吗?」

  电话那头微微有沈默後,才传来声音。

  (对不起……这个,可能忙完要到下午。不过,我发誓!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