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世界奇妙物语——妹汁】【作者:1016208721】
【世界奇妙物语——妹汁】【作者:1016208721】
字数:865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大峰拖着疲惫的身体按下门铃。

  半晌,门后面响起一阵咚咚响的脚步声,开门的人光着脚踩在地板上过来开门。

  一声轻响,门缝微微张开,露出一只不停转动的大眼睛,像是在草丛里窥视外界动向的兔子。

  看到来人,眼睛里露出惊喜的笑意,门被猛地打开,穿着睡衣的娇小身影一把扑向满脸倦意和疲惫的大男孩。

  「哥哥!你回来了!」女孩露出兴奋的表情,声音高亢,两只肉肉小手的抓着大峰的腰不放。

  「嗯」大峰也露出微笑,几乎是扛着体态轻盈的小女孩进了门,看着她傻笑的样子不住摇头。

  「你明天还要上课,不用等我这么晚。」

  「我给你留了晚饭」少女抬眼看了看挂着的电子钟,「呀!都11点了。」
  「你打电话说要回来我就给你热好了。」妹妹拿出微波炉里的饭菜,一阵风似的把它端到桌子上,然后笑嘻嘻的看着大峰,像是期许着什么。

  揭开饭盒盖子,上面盖着大块的肉菜,菜面上的酱色肉汁都渗到了米饭里面,香气四溢,大峰脸上的微笑表情舒展的更开了:「看起来就好好吃,老妹真棒。」
  「嘿嘿嘿。」少女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眼里流转着满足的神采,忽然间一拍脑袋,好像发觉自己忘了什么东西,「哎呀!忘了把汤盛出来了,我去去就回。」

  也不等大峰回应,又扭着小屁股往厨房跑。

  大峰看着妹妹走开的背影,忽然发觉当年拖着鼻涕,牵着自己衣角的小屁孩,好像长大了许多。

  自己能看到她臀部的挺翘,空气中还弥漫着微弱的少女体香,这种感觉很微妙,跟妹妹住了这么久,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父母一年到头都在外面,从高中时代起,大峰和妹妹就两个人在大房子里生活了,到现在自己刚刚参加工作,都过去了很多年。

  大学时代,一有假期就回家,总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当然,也许自己对妹妹也存着别的心思,大峰自嘲的想。

  看岛国动作电影,自己总是对那种兄妹片特别有感觉。

  想想四年大学,自己一直记挂着自家老妹,甚至选择自己回来家里这边工作,也还是想照顾一下自己的妹妹。

  没想到工作忙碌,天天加班,上了一个月班,每天又累又饿,妹妹都等着自己下班,到成了她照顾自己了。

  少女又一阵风的跑过来,端着汤轻轻的往桌子上一放。

  「嘿嘿嘿,还热乎。」少女脸上挂着微笑。

  大峰却开始仔细的打量起自己的妹妹,睡袍掩着身体,还是能看到胸前微微鼓起的小鼓包,一双腿也变得丰满修长,娇小的身体经有几分亭亭玉立的感觉,这算自家小妹初长成了。

  大峰专注的眼神看的妹妹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哥……看……看什么呢。」
  「没什么。」大峰正色起来,「又矮又瘦。」

  「讨厌!说瘦就好了!」少女气鼓鼓的捶向大峰,「快点吃!吃完我收拾一下要睡觉了。」

  「嗯。」大峰面色平静的点点头,心里却不平静。

  性感。大峰脑海里忽然蹦出这两个字,没想到这个词有一天也能用来形容自己的妹妹。

  「在想什么呢?」看到哥哥若有所思,妹妹不高兴了,「专心吃饭。」
  大峰又抬眼看着妹妹,平静的脸上露出笑意:「你先去睡吧,我自己收拾。」
  也许是感觉到哥哥眼神的热切,少女努力掩盖起脸上的羞涩。

  兄妹之间的交流忽然间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妹妹感觉被哥哥打量的浑身不自在

  。

  「哦……那……那我先去……睡觉了……」

  「去吧……」大峰收回视线,对妹妹微微一笑,「明天要上课呢,我会叫你早起的。」

  「哦……」妹妹看着大峰,似乎又有点舍不得挪开步子,慢腾腾的转身,还要回头,「一定要把饭吃干净哦。」

  「知道了。」大峰脸上的笑意晕开,「不要躲在被子里玩手机。」

  妹妹回头做了一个撅嘴的伤心表情。

  「我是为了你好。」

  「知道了……」妹妹心不甘情不愿的慢慢上楼。

  大峰的视线又忍不住聚焦到妹妹一晃一晃的屁股上。

  以前没注意到家里还有这么个大屁股,大峰一边咋舌,一边又想笑,摇头驱散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低头继续吃饭。

  晚上睡觉的时候,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大峰长叹了一口气:我这是要失眠了么?

  脑子里一个倩影一直环绕,无论怎样转移想法,无论怎样驱散,一直挥之不去。

  真是活见鬼了。

  我居然对妹妹有了绮念,满脑子都是她的脸,她的胸,她的长腿,她的屁股,完整的胴体,都存留在脑海中一直旋转,腾挪,心底里邪火攒动。

  大峰和妹妹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从来都是只把妹妹当妹妹看的,今天大概是太累了。

  他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真的不能再想了,睡觉睡觉。

  朦朦胧胧……模模糊糊……

  哥哥!哥哥!

  大峰感觉眼前像是蒙了一层纱,看什么都云山雾罩,听什么都远在天边。
  眼前一张熟悉的脸,露出妩媚的表情,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几乎能掐出水来。

  「哥哥……」妹妹穿着一身薄纱似的内衣,透出白嫩的肉体,像猫一样趴在床沿。

  「妹……」大峰感觉自己说话都吃力,有种灵魂离体的感觉,用力的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可是连个指头都动弹不得。

  鬼压床?大峰脑子里模模糊糊的蹦出这么个念头,然而妹妹已经顺着床沿,把柔软的身子靠了过来。

  「哥哥……」妹妹眼神迷离的看着大峰,呼吸粗重,吐出的香气像火一样灼热。

  这是怎么回事?大峰有种脑子短路的感觉,整个人处于不清醒的状态,全身无力动弹不得,妹妹却像着了魔一样,往他的床上爬。

  「哥哥……」眼前朦朦胧胧,却看得到妹妹水嫩的脸上一缕霞红,「我……我其实……」

  大峰感觉自己整个人也要跟着妹妹一起灼烧起来,这种感觉很奇怪,从心里冒出滚烫的欲望,浑身胀痛难受,他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欲说还休的妹妹,整个人激动的微微发抖。

  「我其实想要和哥哥……在一起。」

  少女说完直接将头埋到大峰的胸膛上,大峰可以感觉到少女脸颊羞涩的温度,还有她胸前的柔软,像是激浪,波动着自己方寸大乱的心弦,他好想伸出手抱住自己的妹妹,偏偏不能动。

  「哥哥……想过要和小雨在一起么?」少女发出蚊呐般的询问,大峰能感觉到少女柔软的唇瓣贴着自己的胸口嗫嚅。

  「我……我……」说不出任何话来,大峰又急又气,心里的火,简直要把他血肉从内而外炙烤到焦透。

  妹妹抬起头,看着大峰,那是一种从未流露出来的妩媚眼神,大峰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这幽深的一双眼睛吸走。

  「哥哥你不用回答的……」她露出娇憨的微笑,手却微微的发抖,慢慢的伸向大峰鼓胀的下体。

  空气变得混浊起来了一样,两个人的呼吸前所未有的粗重,汗珠从额角渗出。
  「哥哥……」少女的声音微微发颤,葱段般的手指像蛇一样滑入大峰的内裤,大峰感到一只柔软细腻的小手,轻轻的握住了自己的肉棒。

  在欲火的蒸腾下,自己的下肢早已胀痛难忍,小手颤巍巍的拿捏着,两个人都显得小心翼翼。

  「啊……好大……」说完少女羞涩的低下头,伸进去的手轻轻的勾画着肉棒上的青筋,好像在摩挲着一件从没见过的玩具。

  轻轻拨拉开大峰的内裤,蛇头一样的肉棒直挺挺的弹了起来,像一条愤怒的蛇,粘腻的前列腺液从马眼渗出,大峰感觉头皮发麻,兴奋得身体僵硬。

  「我……」大峰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四肢颤抖。

  少女吐出她粉嫩的舌头,笨拙的用舌尖轻轻点了点包皮翻起,肉色鲜红的马眼,触电一般的弹开。

  细长的丝线连接着舌尖与龟头,少女喘息着,用力的吞咽一口唾沫:「臭臭的。」

  少女整个人都氤氲潮红的颜色,她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硬憋住一口气,张开小嘴,直接含住了暴露在空气外面的肉棒,大峰只觉得下体像是要炸开。
  从未有过的舒爽快感,理性被性欲冲垮,大峰几乎忘了身下舔食自己肉棒的人是自己的亲妹妹。

  生涩的少女双手紧张的抓在大峰的大腿,掌心渗出汗来,吃力的把粗大的肉棒塞入自己柔软的口腔。

  大峰感觉少女口腔里的软肉像是生出来无数吸盘,微妙的嘬吸感包裹着他坚挺的肉棒,酥麻酸软的感觉席卷而来,也许……在妹妹下体的通道,也像现在这样……大峰胡乱的想着,妹妹柔软的舌头吃力的在狭窄的口腔里翻转,在肉棒敏感的边沿滑来滑去,像一条粉红色的游鱼。

  被自己的亲妹妹口交,这种刺激简直让人窒息,偏偏现在像是鬼压床一样动不了说不出。

  妹妹尝试着让肉棒在自己狭窄柔软的口腔里进出,生涩的表情变得凝重,看起来像是熟悉了嘴里的异物,满脸的潮红与迷乱的眼神似乎在告诉大峰,她迷失在欲望的侵袭与冲击之下,在顺应本能的为自己的哥哥口交。

  大峰被动的承受着,感觉肉棒只不过在妹妹嘴里几个来回,就快到了临界点,刺激越发强烈,阴茎也涨的越发粗大,喘息也不由自主的粗重起来,两个人迷乱的做着难以言表的淫靡之事,空气中肉棒的腥臭味在发散,对于少女来说,那是最好的催情剂。

  「呃……呃呃呃……」大峰艰难的发出声音,电流般的快感在脑海激荡,高潮突如其来,少女感觉坚硬的肉棒像是冬眠睡醒的蛇,在嘴里跳动起来,腥臭粘稠的精液一股脑灌入少女的嘴里,向喉咙深处冲击而去。

  「啊啊……」少女吐出滑腻的精液,直接留在床上,一部分不得不直接吞咽进肚。

  「好多……」细长的精液挂在嘴角,少女魅意更浓,「好好吃……」

  「我……」大峰还在微微抽搐,本来就说不出话来,此时更是被自己的妹妹吸成一滩烂泥,看着自己的妹妹,眼睛越发模糊。

  「我……我想……」大峰还想说什么,眼皮和脑袋越来越重,身体却越来越轻。

  意识模糊……

  闹钟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大峰炸毛了一般直接从床上跳起,揉着惺忪睡眼,感觉到下体冰冰凉凉。
  原来是一场梦。

  一场特别的春梦。

  吃着妹妹留的早餐,大峰还在回味昨天晚上那个梦。

  余味很怪,就像,在心里点了一团火。

  以前,妹妹对于大峰来说,就只是妹妹罢了。

  即使缩在被子里看兄妹之类的片子,也没有过这么直接的想法。爬起床洗完内裤,感觉手在烧,脑子在烧,下体在烧,大峰盯着客厅里妹妹的照片出神。
  空气里还弥漫着妹妹的体味,好像庭院里的花香,微弱,绕着鼻子打转,辨识度很高。

  脑海里又浮现妹妹用嘴巴吞吐自己肉棒的影子,心里像猫抓,心神不宁的吃完早饭,匆匆忙忙的离家上班。

  就这样持续了两三天,大峰看妹妹的眼神越发奇怪,有些东西被他压抑到了心底,无从释放。到最后,他不得不趁着妹妹睡着,一个人寂寥的看着跟兄妹有关的A片,索然无味,惆怅的打着飞机,躁动的情绪没有被抚平,大峰眉头深锁的坐在自己的书桌上。

  夜晚很安静,大峰叹了口气。

  欲念没办法停止,睡也睡不着,还是去阳台抽根烟好了。

  大峰木然的摸出烟盒,轻手轻脚的推开门。

  对面就是妹妹的房间,大峰捻了捻烟头,看着妹妹的房门摸索着打火机,一阵深思。

  忽然一声微弱的猫叫,让大峰回过神来。

  猫叫好像是从妹妹的房间里穿来的,不知道窗外的夜猫子有没有吵到她睡觉,算了,赶紧抽根烟睡觉。

  正准备挪步子,又听见床板一声响动。

  怎么回事?

  大峰把烟和打火机踹在兜里。

  不放心的敲了敲门。

  「啊?是哥哥吗?敲……敲门……干嘛呢?我……我睡了……」门那头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大峰有点疑惑。

  这丫头很明显就没睡觉,大峰一看手表,十二点半了。

  自己是被龌龊的念头搅的睡不着觉,那妹妹呢?

  「你在玩手机么?」大峰皱起眉头,「要早点睡啊,不要影响休息。」
  「玩手机……我……没啊……」门那头的声音有点紧张。

  大峰叹了口气:「反正早点睡吧……」

  说完,他默默的看着房门,半晌一动不动,也没继续掏出香烟,而是摇了摇头,转身推开自己的房门,步伐沉重的走了进去。

  良久,妹妹的房门轻轻拉出一条缝,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对面,半晌寂静无声,小手捂住两腿之间,粘腻的乳色液体顺着指间流淌。

  「哥哥……」少女迷离的呼唤着,喘息着,然后又默默的关上房门。

  寂静彻底的占领整个大宅。

  朦朦胧胧……朦朦胧胧……

  肉色丝袜包裹着肉乎乎的小脚,薄薄的丝质难掩指甲晶莹的亮色,似乎涂了指甲油。

  小巧的丝袜玉足小心翼翼的点上怒挺的肉棒,脚趾灵活的张开,逗弄着虬结的青筋,两只小脚像是攥住了一只僵硬的黑蛇,上下扶动,马眼分泌的粘液涂满了敏感的龟头,沁湿了脚掌的丝袜,脚底稠稠滑滑的。

  「哥哥……喜欢么?」羞怯的颜色从身体里面往外浸染,尤其是娇嫩的脸颊,酡红的脸含混着羞赧和淫靡。

  大峰感觉浑身的命脉都在随着妹妹那双起伏的小脚跳动,舒爽酸软的感觉伴随着丝袜和柔软的肉足,击打着自己每一寸皮肤,发软感觉让自己不住往后缩,酥麻的感觉又让自己不断的挺起肉棒。说不出话来,大峰感觉肉棒上传递而来的触感,从下体摸索着自己的肚皮,腹腔,由下往上,由表及里,一直抓挠到这自己那颗跳动的心,酥软了自己的骨头。

  「妹妹……我……我……」大峰似乎回想起上个梦境,他竟然感觉到一丝清醒,也许……也许现在又是在做梦,他能抓住那一丝游离在现实之外的感觉。
  但是,现实又能有多美好呢……

  微妙的快感像是湖面起伏的涟漪,起起伏伏,荡漾在每一寸皮肤,舒服和难受并存,只是期望永远不要停下,那双挟裹着腥臭粘液的丝袜小脚,能够一直为自己足交。

  不能要求太多,大峰想,这就是梦,不要越界就好,欲望太过可怕,太过强烈,梦境又太过真实。

  可是,幸好有这样的梦。

  看着妹妹的脸,大峰陷入痴迷的眼神。

  妹妹的手指情动的伸进自己濡湿的下体,别过头不敢看哥哥。

  「哥哥……也……不要看我。」另一只手捻住自己凸起的粉嫩乳头,颤颤巍巍的逗弄着自己的敏感地带,咬着牙忍耐这羞怯的快感。

  两个人同时响起微弱而淫靡的呻吟,却又止于肌肤碰触。

  空气中氤氲着精液与淫水微妙的腥味,酸味,臭味,即使是梦境,梦里的主角似乎也保持着某种奇怪的克制,少女机械的挑弄着为自己带来快感的部位,任凭淫靡的液体流满指间,淫穴处粉嫩的豆豆硬挺的破皮而出,任凭少女细软的手指捏搓。

  「啊……哥哥……我……我……」少女敏感的身体经不住自渎的快美感,呻吟声越发强烈与娇柔,搓揉肉棒的玉足也越发用力与快速。

  大峰的呻吟声都消失不见,肉棒上的酥麻快感越发清晰与真实。感觉身体随着自己裆里那团淫肉开始活跃起来,慢慢的到达一个临界点,肆意徜徉在肉足的柔软空间,阴茎已经抵达喷射边缘。

  「我……啊……哥哥……」少女承受不住阴核揉搓的快感,哭叫着,抽搐着,阴精快乐的涌流着,快感潮涌而出,大腿根部的痉挛重刷着沉浸快感的大脑,小脚趾下意识的蜷缩,双足不由自主的夹紧。

  大峰一声闷哼,整个人不住颤抖,大脑陷入空白。

  随之而来的就是男人的高潮,粘稠腥臭的精液伴随着极大的冲力,抖动着洒向少女白皙的脸颊,滴落在大腿之间,顺着丝袜往下滑。

  意识停留在妹妹失神的脸上,大峰看到妹妹嘴角挂着晶莹的口水,眼珠上翻,然后自己眼前又一片漆黑。

  梦又做完了,真是不舍,现实充斥着遗憾与逃避,欲望被伦理道德关进了笼子里。

  洗内裤的时候大峰显得魂不守舍。

  这一次,细节都清晰可感,早上清洗内裤的时候,大峰可以清楚的回忆起妹妹在高潮时刻每一个毛孔的舒张,每一寸皮肤的抽搐。

  更能清楚的回忆起自己高潮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快乐的乱流冲散意识,好像灵魂都要随着精液喷射到半空。

  只是,梦醒之后的现实,更让人惆怅了。

  欲望越发强烈,现实越发遥远。

  大峰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做了对妹妹的淫梦之后,自己下意识回去疏远妹妹。

  而且这种疏远,似乎妹妹也感觉得到。

  起床的时候妹妹刚要离开,大峰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要怎么跟妹妹打招呼了,对着自己最熟悉的人,只是挤出一个尴尬的笑脸。

  「哥……我……我上课去了……」妹妹离开的身影显得有些落寞。

  「哦……」大峰木然的回应着。

  房门把妹妹隔绝到了屋外,大峰站着屋里,一种无力感似乎拖拽着他沉重的脑袋。

  之后的三个月,梦像是缠绕在夜里的幽灵,等到大峰熟睡就侵袭他疲劳的大脑,梦的内容,也越发淫靡。

  大峰感觉整个人就好像在一根丝线上悬着,随时都要掉下深渊。

  连上司都看出他萎靡不振的样子,脸色发白走路虚浮,却又顶着巨大的压力。
  去喝酒吧……他拍拍大峰的肩膀,最近工作压力有点大,辛苦了。

  好吧……大峰叹了口气。

  大概是到了极限了。

  晚上喝到烂醉,一个人回到家,在路口一阵干呕,发现什么都吐不出来了,大峰甚至在喝醉酒的时候,都没有倾吐自己的苦恼和痛苦。

  妹妹大概已经睡下了吧。

  大峰感觉喉咙里像是火在烧,口水都咽不下去,头晕脑胀的掏出钥匙。
  门轻轻的打开了。

  妹妹穿着睡衣,睁睁的看着大峰。

  「哥……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声音有些抖。

  大峰也睁睁的看着妹妹,痛苦的眼神喷出火来,他双手抓着妹妹娇柔的肩膀,少女的芬芳在空气中氤氲,妹妹的眼神有一丝害怕,同时似乎又隐藏着期待。
  「哥哥不舒服……」大峰喘着粗气,拉着小雨的手慢慢的走进客厅。

  小雨感觉哥哥的手劲有些大。

  「是……是喝多了吗?」小雨的声音更加颤抖了。

  大峰站定了,忽然回过头来。

  「哥哥下面不舒服。」眼神里流露出前所未有的狂热,他用力的拽着小雨的手,直接放到了自己的胯下。

  小雨触碰到了一团火热而坚硬的物体,死死的顶着西裤,似乎要挣扎着出来。她知道那是什么,脸红的要滴血。

  酒气喷到了小雨的脸上,大峰做出来更出格的举动。

  他的手像蛇一样钻进了小雨的睡衣,顺着少女柔软娇嫩的皮肤,大峰抓住了一团柔柔软软的嫩肉,小雨像是受惊的小路,敏感的乳房被粗糙的大手捏住,整个人全身都绷紧。

  「痒……」脸上滚烫,声音像蚊呐。

  「痒吗?」大峰露出玩味的表情,另一只手直接搂住妹妹的腰,少女被一下子揽住,大峰的指尖跳动到了少女娇嫩的乳尖,此时因为情动而勃起成坚硬的肉粒。

  「好硬啊……」大峰调侃着小雨,「妹妹,你说是你的乳头硬,还是哥哥下面硬?」

  「我……我不知道……」少女娇羞的要缩起来。

  「不知道那你摸啊……」热气在小雨的耳朵里打转,哥哥的话仿佛有魔力。
  小手不停的颤抖,又不听使唤,像是探头探脑的小东西,碰到大峰胯下坚挺肿胀的事物,吓得往回缩。

  「拿进来!」大峰粗暴的抓着小雨的手,轻轻解开皮带。

  小雨感觉自己的哥哥的裤裆里藏着一条蛇,指尖不小心碰到分泌粘液的龟头,惊叫出声,然后她发觉哥哥的手以及轻轻的拨弄开了自己的小裤裤。

  大峰从未这么直截了当,在梦里都是这样,拨弄着少女肥美的屁股,另一只手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我要你好好看着它!」大峰直直的望着自己的妹妹,然后他分开了站在原地呆若木鸡的妹妹的双腿,雪白的胯间露出湿润粉嫩的小穴,稀疏的阴毛遮盖不住,粘滑的淫水不住分泌。

  「看看我的肉棒……」大峰搂住颤抖的不知所措的妹妹,醉意带走了他最后一丝理智,青筋暴起的肉棒摩擦着少女湿润的阴唇。

  「看着……」他突然发力,用力抱起少女,黝黑的肉棒直接顶进了少女温暖湿润的狭窄通道。

  痛……大概是少女的第一反应,可是脑子里迷乱的意识让她觉得痛感轻微,自己朝夕相处的哥哥竟然借着酒醉,强奸了自己!

  茫然,惊诧,更多的是快意的刺激。

  坚挺的肉棒直直的顿在少女的花心,轻而易举的冲破了那层薄薄的膜,一次抽插,带出血液和淫水的混合物,从未有过的快感从下体升起,像一道电流,身体的力气瞬间被抽干,她甚至无法思考,脑子里只有一个意识:哥哥的肉棒捅到我的小穴里了。

  大峰终于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就着这一下抽插,大峰的肉棒还留在小雨的身体里,就凭借着自己的力气,直直的把自己的妹妹按到在沙发上。

  抽出肉棒来,小雨像是砧板上的肉,任凭大峰摆弄,软绵绵的趴在沙发上,大峰从小雨的身后重新进来……

  「呀……」小雨的小手仅仅的抓住沙发,一声肉体和肉体碰撞的声响,肉棒再一次贯穿了她的蜜穴,带起汁液横流,她咬着呀,任凭快感冲击着自己的大脑,两个人无师自通,一阵短暂的抽插,性交就进入了佳境。

  两个肉体在沙发上交缠,快感从下体传递「喜不喜欢?」大峰吃力的喘息着。
  「喜欢……」小雨呻吟着回答。

  「喜欢什么?」大峰忽然停了下来,小雨感觉到阴道的酥麻戛然而止,只剩下无尽的瘙痒与空虚。

  「喜……喜……」说又说不出口,羞耻的小雨又痒又恼。

  「快说!」大峰一把拍在小雨肥硕的屁股上。

  「喜欢哥哥的大鸡吧……」

  「什么?我听不见!」

  「我……喜欢哥哥的大鸡吧!啊!」

  话音还没落,大峰的肉棒再一次顶穿了少女的阴道,戳中娇嫩的花蕊,年轻的身体一阵抽搐,连呻吟都发不出来。

  大峰抓住小雨雪白的屁股,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

  疼痛和快感交缠在小雨小小的脑袋里,小小的身体不住颤抖,羞怯的声音随着强烈的快感慢慢打开,少女发出了放浪的呻吟,紧紧箍住肉棒的通道也越收越紧。

  「呀……啊……」少女扭动着屁股,伴随着抽插,淫水溅射到沙发上,大峰按住少女纤细的腰沉浸在性爱的快乐里,几乎要掐出手印来,紫黑色的大肉棒越来越硬,越来越涨大,快感也越来越强烈,连大峰也忍不住叫喊出声。

  「快……快……」大峰吸着气,他感觉到少女的鲜嫩小穴有规律的收缩着。
  「呃……啊……哥哥!」少女双目失神,身体一阵剧烈的抖动,下体一阵紧绷,淫水浇灌在涨大的龟头上,整个人软了下来,然后大峰也发出一阵兽性的低吼,肉棒伴随着剧烈的快感抖动着射出一大团浓精,全部送进了少女温暖的身体里,浇灌在她狭窄的子宫。

  终于……大峰感觉到酒意有些消散,妹妹在身下瑟瑟发抖,在快感的冲击下有些神志不清,还在不停的哼叫着。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