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鬼故事(修订)】(02-03)【作者:鬼故事】
【鬼故事(修订)】(02-03)【作者:鬼故事】
字数:43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烟桿

  搬家已经壹个多月了,那个奇怪的梦境依然时有发生。但许薇并没有告诉志强,她是爱着丈夫的,但觉得这只不过是个梦所以也就作罢了。当然这心底里对这梦还有什么复杂的心思就不是我们甚至她自己说得清的了。

  又是壹夜,许薇洗完澡身子却更显疲惫,她摇摇晃晃的步出浴室,突然整个人直挺挺的向地上倒去。志强被这响声惊醒,马上沖下去抱起许薇大嚷:「老婆,老婆,你怎么了?」

  翌日,志强由於业务原因出差了,许薇壹人在家喝着咖啡休息着。昨晚真把两人都吓死了,还好医院诊断后只是说由於睡眠不足,身体有点虚弱罢了。
  许薇坐在书桌前,壹边写稿壹边享受着浓香的摩卡。阵阵热烟从咖啡上冒出,在许薇没留意的时候,这香气凝而不散,壹丝绿色液体从香气中滴落咖啡里。这绿液壹碰上咖啡也就马上无色无味的融入进去。

  许薇哼着歌喝了壹口,刚放下杯子便打起了呵欠,在和曦的阳光下阵阵倦意来袭,不知不觉间便伏在书桌上睡转过去。

  「嗯……不要。」许薇悠悠醒转,却是被壹只在胸前作恶的手弄醒了。
  迷迷糊糊间,许薇再次陷入那种被侵犯却无力反抗的梦境中,她坐在壹个男人的腿上男人的双手壹边蹂躏着她胸前的肉球,壹边却在亵玩着自己的花蕾。唯壹不壹样的的是这次耳边响起了壹把低沈的男声:「想活命吗?」

  许薇没能回答,只听男声接着说道:「柜子后面有壹副烟桿和烟叶,想活命就去拿吧。」

  说完竟没有进壹步的侵犯她,男人便消失了。同时许薇也从梦中醒来。
  梦吗?醒来的许薇有点恍惚,但作为编剧的好奇心驱使她还是来到了柜前。吃力地挪开衣柜,只见墙上真有壹块松动的瓷片,取下瓷片里头是个铁铸的暗格,里头放的是壹支古旧但精美的瓷制烟桿和壹个青花的小甕.

  至此许薇已经完全确定自己的确不是做梦那么简单了,估计就是所谓的撞邪了吧!

  但除了心底壹丝不安外,许薇却露出壹个狡猾的笑容,壹个更大胆的念头浮起。

  她打开衣柜壹阵翻找,果然在衣服底下压着那件黑色的旗袍,她又找出来这里第壹晚穿的那套性感内衣就开始换起衣服,过程中她那壹控制的全身颤抖,是害怕?是兴奋?她自己也不知道。

  经过壹番细心打扮,看着落地镜,她自己都觉得壹阵惊艳。在刻意的化妆后,镜中人透出壹种妩媚的气息,6,70年代独特的旗袍下是现代的黑色丝袜,使从开叉中露出的笔挺长腿更显诱惑,原本已有169公分的修长体型在穿上恨天高后更把她玲珑的娇躯显得凹凸有致。

  拿着烟桿,从青花瓷中取出壹小嘬烟丝放好,找了半天火又很生疏的终於点起了烟桿,轻呡壹口,没有想象中的呛喉,倒是有壹丝像绿茶般沁人的香气。
  带着袅袅烟气,许薇曼妙的踱步到了厅中,坐在八仙桌上,随着许薇壹口壹口的烟气吹出,房里逐渐烟雾弥漫。

  壹阵锣鼓声忽然响起,房内转眼间变了个样。白天变成了黑夜,她的身后多出了壹个旧时在酒楼里伴奏的中式乐团,随着音乐的响起,她的右边壹个妖媚的女子开腔唱出壹首极具韵味的曲子,再看家里保留下的大木床上,此时壹个身穿长褂的英俊男子正拿着和她手上壹样的烟桿吞云吐雾,并饶有兴味的看着自己。
  是梦?是真,如今许薇只想壹探究竟,她走向男子,谁知刚坐到他身旁,男子就霸道的搂住她的蛮腰,薄薄的嘴唇已经封上对方那沫着红艳艳的香唇,同时舌头也毫不客气的鉆进许薇的口腔贪婪的挑逗着这美艳的人儿。

  许薇惊讶得瞪大双眼,因为在和这个男人接吻的同时,男人还从嘴里向自己灌入阵阵的烟气,刹那间她开始觉得脑部缺氧,双眼渐渐泛白,下体还有失禁的趋向,只见在许薇全身颤颤的情况下,男人手壹挥,许薇的衣襟敞开露出大片的雪白,下摆高高被掀起,圆滚滚的雪臀暴露在空气中。

  此时她已陷入几近昏迷的状态,然而男人明显没有停手的意思,壹下子男人那坚硬如铁的肉棒已经侵犯到她因失禁而湿漉漉的阴道里,双手也粗暴的在那对吊在胸前的肉球肆意揉捏。

  这壹次不知是因为濒临死亡还是烟有独特的功能,许薇的整个感官都放大了,她清晰的感受到男人的粗暴同时自身从开始的疼痛恐惧渐变成快感也都在身上表现出来。

  「啊,用力……嗯……不要停。」随着男人更快更用力的沖刺,许薇慢慢从原来的痛苦呻吟转变成断断续续的淫声浪语,欲望正壹步步侵蚀着理智。然而现实中更不可思议的壹幕正在发生,许薇的周围壹切都没变,但那凝而不散的烟雾真真的在侵犯她,只是这次侵犯他的不再是人形,烟雾凝聚在壹起只是当中伸出无数分支,每个分支处都带着像男人龟头壹样的部位,此刻正四面八方的侵犯着许薇。

  只见双眼反白的许薇口中含着壹根触手,下体和双乳间各有壹根在快速抽插着,连四肢都被触手所缠绕,整个人淩空而起。

  随着触手突然的快速抽插,许薇像触电壹般痉挛起来,壹下子烟雾疯狂融进许薇的体内,烟雾散去许薇被重重地摔在地上用力地喘着气。

  整个过程只过去了3分钟,但许薇的精神世界里却经历了整整半天的性爱狂欢,从开始的抗拒到无奈最后沈沦在欲望中。

  许薇已经慢慢离不开这个既可怕又甜美的恶梦了。

              第三章、旧人

  痋术,此邪术后衍生出蛊和降头两大分支,但最初的痋术已失传。

  和它的分支不同,此术不是单纯以影响控制受术人为目的,更多的是为了修炼,成仙。所以虽为邪术但有传修炼成功者者不成仙亦可成魔。

  老房子中的烟鬼已经不记得自己的真实姓名了,也忘记自己已经存在了多久,要说的话他上壹个肉身是民国时的黑道头子,黄赌毒无所不作,但也是江湖上有名的义气儿女,世人对他评价莫衷壹是,然而这些对他都不重要,他修炼的邪术是以女人阴体为炉鼎,聚集男性原阳和女性元阴,再从女性身上採补修炼,这种方法不但保住他灵魂不灭,法力更越见高深。但此邪术不但阴损也极度危险,假如长时间找不到合适的炉鼎修炼,修炼者也将魂飞魄散。

  本来烟鬼是不会随便动手的,毕竟房子闹出点怪事对他找合适的女人更不方便,可是上壹手的壹对双胞套却把他坑得差点完蛋,元气大伤的他只好对刚搬进来的许薇发动猛烈的攻势,壹来就以痋术提炼的致幻催情药物令女人迷失在欲望中甚至对这种不合常理的意外也置之不顾。

  另壹方面大力吸取女人的元阴之气令女人身子疲弱,最后再用下过咒术的迷烟使女人进壹步沈迷在环境和性欲里,顺便借烟重塑法身方便他奸淫。

  如今壹切顺利,下壹步功力未复的烟鬼决定离开壹阵去寻求协助。

  烟鬼离开的这阵子,总算给了许薇喘口气的机会,这壹周里她都没有再作春梦,那神奇的壹幕也没再发生。她把这阵子的经历写在剧本里壹方面是宣泄壹方面也从壹个局外人的角度去审视自己,这不禁令她对丈夫心生愧疚,原以为自己只是精神出轨,殊不知现在连肉体都……

  但她又安慰自己,对方不是人类啊……这,应该不算吧?想着想着,那梦中的壹幕幕激情和那些不可思议的奇遇便占据在脑海中,正在打字的手也自自然然的向下体摸去。

  那里已不知不觉的湿润了,她的气息也随着自己的抚摸逐渐加重,双腿慢慢打开,其中壹只向上举起,架到了桌上,另壹只也踮了起来,另壹只手穿过宽松的T恤下摆隔着蕾丝胸罩轻捏着那圆闰的肉球。

  「哦……啊……嗯……哦……」丝丝享受的呻吟也从唇中满处……

  正当许薇沈浸在自己的世界时,壹声电话铃声把她唤回了现实,壹看,是志强,她赶紧喘匀了气息镇定了壹下接通电话:「喂,老公。」

  志强来电话说临时要和老板到外地出趟差,来不及回家了,所以打电话回来说壹声。

  电话刚挂,又传来壹阵敲门声,许薇急忙赶去应门,通过门洞往外看,却啥都没有。正疑惑间,壹双大手却环上了自己的腰间,其中壹只更直接握向那无法掌握的巨乳。

  许薇壹把想推开来人,但却被腰上的手死死钳制,壹用力,她整个人都被转了过来,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的长相她就被吻住了,此时她看到的是壹双妖气的绿色眼珠,紧闭的嘴唇在挣紮中被撬开,随着壹条长舌勇进来的还有那熟悉的烟气,壹口烟气进喉,许薇的反抗顿时减弱,还慢慢开始配合起来。

  两人贪婪的吮吸着对方,男人的手向下壹抄,抱起了许薇,许薇也很配合的把白净的长腿环在了男人那粗壮的腰上,男人继续着深吻,壹边向房间走去。
  到了房间,男人壹把把许薇摔到床上开始脱下自己的背心,露出结实的肌肉。另壹边的许薇也仿佛被点燃壹般,迫不及待的脱下那件紧身的蓝色T恤。

  但在T恤刚过头顶时,男人已迫不及待的壹把捉住她腰肢下的牛仔短裤向下拉,他的动作很麻利,在许薇还没准备好前,下体已被大大张开,壹根足足15厘米的巨蟒已杀入茂密湿闰的丛林。:「哦……」许薇壹声享受的呻吟随之脱口而出。男人很直接,很间单,抄起她的壹条长腿,另壹只夹在腰间便动作了起来。没有了之前的横沖直撞,这壹次男人每壹下都缓缓的推进,仿佛要让许薇感受熟悉那长龙的每个凸起,每个角度。

  许薇不知是受气体影响还是情欲起来了无法自制,她那无处安放的双手开始抚慰自己的身体,壹边揉捏着自己的雪乳,壹边又伸到自己的小豆豆上肆意爱抚,口中的呻吟也越见放开:「啊……好棒……好大哦……用力……哦……操我……操死我吧……」

  只见平日里端庄秀气的许薇此时全身泛起红晕,意态若狂,修长的身段配上在激烈运动下晃荡的肉体显得骚浪诱人之极。然而男人却并未被这壹切所刺激,依然保持着自己的节奏,脸上挂着戏谑的表情,他在欣赏,欣赏自己的傑作,欣赏这个女人壹步步变成他的奴隶,他的工具。

  壹场长达壹个小时的大战,在许薇经历第3次高潮后终於云消雨歇,男人这次始终没有在她身上播种,他挺着那根依旧坚挺且沾满了许薇淫水的大肉棒来到了已经香汗淋漓,体力透支的许薇面前。许薇转头看了看男人,最后还是张开她的樱桃小嘴默默的为男人清洁起来,她的动作是生涩的毕竟这是她的第壹次,男人并不在意,开始在壹边指点起来:「用舌头,对,要舔到马眼,嗯……很好,现在拿出来把球和其他地方舔干净。」

  原先还带着些不情愿的许薇在男人的指挥下却越吃越起劲,性就是这么奇妙的东西,它很低俗很肮脏,却充满新鲜感,犯罪感,令人释放自我心底那种羞耻感,直到不知不觉中沈沦,沈迷其中。

  许薇稚嫩的口技终於令男人有了感觉,他壹手按住许薇的秀发,把粗长的肉棒狠狠的插入女人那紧窄的喉咙里,呛得她是口水鼻涕直流,但男人对她的反抗壹无所觉,只是狠命的把她的嘴巴当成了阴护壹顿快速的抽插,最后在男人满意的长吟中,壹股浓郁腥臭的液体直射进许薇的喉中。

  激战过后,许薇被男人抱住,静静的进入了梦乡,不知过了多久才慢慢醒转。往窗外望去已是华灯初上,壹看时间已经9点多了,自己竟然睡了6个多小时。
  随着许薇的动作,男人也醒转了过来,他捏了捏许薇的雪乳,香了她壹口:「宝贝,起来了?饿不饿?带你去吃点东西?」

  许薇看着眼前的男人有点恍惚,她很亲切,也很陌生。因为眼前人正是她已经死去多年的初恋情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